<br>前年年底,认识了一个新女朋友,她已经33岁了,但是还未婚,是一家跨<br>国公司华东地区的总经理。名字就暂时省去了,就叫R吧。R面容较好,比较精<br>致,我一开始就是看上她这一点。不过等她卸了妆后居然发现她脸上沒有眉毛!<br>R说她读大学时纹眉把眉毛给弄坏了,再也长不出来了。不过这个还好,R<br>的身材就属于很不幸的那种了,这个我也是在她脱衣服之后才知道的,小肚子上<br>的赘肉多得象生过小孩一样,奶却小得象男生,不夸张的说,基本上就是平的!<br>顺便BS一下现在的胸罩,MD,都是厚海绵,欺骗性很强,机场跑道都能戴出<br>两座巍巍泰山来。真不知道现在的美女身上还有哪部分是真的!<br>R的父亲早在80年代初就已经下海做生意了,所以家境还行,现在由她的<br>哥哥打点,估计这份家业的传人一定不会是她。不过由于家境的关系,所以让R<br>有了飘飘然的自恋感,自我感觉很高贵的样子,动不动就拿名牌手袋,穿名牌服<br>装,还经常说自己有两件近10万的裘皮大衣,但始终沒见她穿过,当然,如果<br>她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值她说的这个价。但可笑的是,她认识我时,居然连车都<br>沒有,她现在开的二手TIIDA还是认识我之后我给她买的。把这种女人搞上<br>床当然要花不少银子,前后大概一年的时间就花掉了我30来万。閑话少表,说<br>正题啦。<br>去年的情人节是周四,本来每个周四晚上R总是要和一帮麻友一起到棋牌室<br>打麻将的,不过她爲了和我一起过情人夜也就推掉了牌局。<br>顺便说一下R打麻将的插曲:R打麻将中有一个做销售的20岁出头点的男<br>生,关系非同寻常。有一次R去得早了,其他两个人还沒来,R居然和这个小男<br>生一起去看了场电影。而且有的时候麻将打到深夜1、2点种后,R还会和他一<br>起去新天地喝两杯。大家都知道,夜里11点过后,人的想法都会起微妙的变化,<br>孤男寡女的半夜里常去酒吧,能不发生点什麽事嘛?所以我怀疑R和这个小男生<br>也是有一腿的。<br>那是插曲,暂且不表。<br>那天,我一下班就开车带接R,然后去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吃晚餐,<br>当然最后是要开房啦。<br>接到R的时候,R已经爲我买了情人节的礼物——一个巧克力做的男人的阳<br>具,而此时,我沒有什麽礼物送她。<br>到了酒店,我们开好房间,我对R说:「你先上去,我去餐厅订个位子。」<br>电梯乘到4楼餐厅时,我便下去了,而R直接去了26楼的房间。<br>我先来到餐厅,订好了位子,还点了一瓶法国红酒,然后让服务员先不要把<br>红酒拿上来,等R来了之后,就悄悄送到我的房间,顺便再带一朵玫瑰花放在床<br>上。我给了服务员500小费之后,服务员便乐颠颠地离开了。<br>我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就打电话给R,让她直接来餐厅。不一会儿,R就到了。<br>于是我们点菜,情人节大餐自然少不了要点些燕窝、鲍鱼、海参、鹅肝之类<br>的。酒麽待会儿反正房间里安排送了红酒,于是我就点了德国冰酒。<br>冷菜过后,燕窝便送了上来,R眉开眼笑地对我说:「老公,我最近脸色很<br>差,你要给我好好补补哦!」<br>「怎麽补?」我喝了一口德国冰酒后说。<br>「当然是每个礼拜带我吃一次燕窝呀,这样才能把我调理好呀!」<br>「沒问题」我心里想,反正这又花不了多少钱:一份燕窝600,一周上床<br>两次,我也就不亏了。<br>晚餐当然气氛很好,一直说笑到晚上10点多锺。然后我就叫了买单,用房<br>卡挂了房帐,便准备和她一同上楼。这个时候,R的手机响了。<br>由于R耳朵不是最灵敏,所以平时把手机音量开得很大,听得出来,是一个<br>男人。<br>R看电话号码当然知道是一个男人,一个她认识的男人,大概40多岁,也<br>沒有结婚。<br>R和他用粤语交谈,眉飞色舞的,神情非常的暧昧。<br>原来R以爲我听不懂粤语,其实她大错特错了。我能听懂,但我装着听不懂。<br>R说:「你一个人在外面啊,今天情人节,你又不约我」<br>那个男人不知道讲了什麽,R笑的浑身乱颤,还暧昧地讲:「你一个人的时<br>候就想起我了呀,早点说我好陪你呀」。具体的话我记不太清楚,反正就是这类<br>听上去很暧昧,甚至有点骚的话。<br>同志们啊,就算我不想和R真正结婚,只是把她看做一个女朋友,但只要是<br>男人,在这种时候,依然会忍不住发火的。但我沒有在表面上做出发火的样子,<br>只是不耐烦地说了一句:<br>「这个长途电话时间也好象太长了点吧,还有完沒完?」<br>于是R不高兴地挂掉了电话,解释性地说道:「是马克呀,诶,马克你知道<br>的吧」。<br>妈的,什麽时候跟我讲过这个叫马克的家伙啊?以爲他是谁啊?市长啊?我<br>非要认识他不可?我知道R这麽说摆明就是托词,好象我知道有这个男人存在一<br>样。<br>「不知道!也不想知道!今天是情人节,在今天晚上10点多还能打电话给<br>你的,一定关系不一般啊!」说话的时候,我都感觉到自己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<br>了。<br>事后过了好多日子以后我才知道,这个男人姓何,英文名叫马克,开着廉价<br>的宝马小3系,是另外一家跨国公司在本市的一名负责人,R经常和他一起用他<br>公司的资源吃里扒外,反正都是扒老外的钱,也不关我事。但是我觉得,资金或<br>者生意上有密切往来的,生活上也有密切交往的,并且一周见面一次以上的,基<br>本上都有着狼狈苟且之事。<br>还有一件事让我认定R和马克的关系绝非她解释的那麽简单:R有一次去香<br>港出差,顺便到了澳门,住在威尼斯人,觉得房间很好,就突然发骚把房间拍成<br>照片,通过彩信发给了她身边所有的人。自然这位马克兄也在名单之列,当马克<br>得知后,居然立即飞了过去,还请她吃了顿饭!当然R是这麽轻描淡写地说这件<br>事的,但据我猜测,他们饭后一定也上了床!<br>所以,盡管她死不承认和马克的暧昧关系,但我早已认定了这个事实。其实,<br>这也是后来我甩掉她的最大原因啦!我可不想戴顶高高的绿帽子!<br>R总是对我解释说:「我如果看上马克,早就和他在一起了,哪还会找你呢?」<br>并且还说:「我一定要安排一次你和马克的会面,这样你就会信任我了。」<br>然而可笑的是,到我们分手时,这个马克长什麽样子我依然不知道。事后我<br>才知道,这也许就是R当时的一种博得我信任的策略吧。而她爲什麽有了马克还<br>要找我,我分析是因爲马克不愿意和她这麽老的女人结婚,而我当时骗她说我愿<br>意。<br>当然,这些都是情人节那天以后发生的故事了。哪天有兴趣我会都写出来让<br>DX们消遣消遣。<br>我愤愤地和R一起上到了26楼,我们订的房间里。<br>五星级酒店到底是五星级,套房确实面积够大,而且装修的极盡奢华。<br>一开门,R先进去,我进去时,左手带上门,右手顺手把门锁掉了。<br>「我先洗澡了。」R低低地好沒生气地说了一句。估计我刚才不耐烦地让她<br>挂掉电话,她也有点不高兴。<br>对了,顺便补充一句,R自情人节后,只要和我在一起时,就会把手机调成<br>震动档。<br>「恩」。我沒有多说,便进到里屋。一看,服务员倒确实把花和红酒都送来<br>了,她由于直接进了浴室,并沒有看见。我决定不给她享受这本来爲她准备的一<br>切。我很恶毒地把玫瑰花掐烂,并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里,然后在上面盖了些纸,<br>使她看不见下面有花。<br>我把红酒放到酒柜上,这样看起来是要付费的那种。<br>我脱完衣服后吸了一支烟,然后听到了她开始洗澡了,就沖进了浴室。<br>首先对着她的肚子和身上小便,然后也不管她,我就自己洗了起来。<br>浑身抹上沐浴露,然后抱着她滑动,就好象是她在给我洗泰浴一样。<br>她不太乐意。<br>我不用去理会她当时的态度,我不管她,我只要自己舒服就可以了。<br>我洗完后自己就出去了。<br>一会儿,R也洗好了出来了,我跳上去把她扑倒在床上,抓住她的两条腿,<br>分开,向上,架到我的肩膀上后,就粗暴地把我已经怒涨的小弟弟插入她的下体。<br>「啊!」她一定是痛得大叫出来!<br>妈的,老子就是要让你尝尝强奸的滋味,我一改原来做爱温柔的态度,狠狠<br>地一下一下很重的插入,那每一次插入,仿佛都注入了我的怨恨和不快。<br>我需要的是发泄,报复这个骚货!<br>话说回来,R的下面的小洞还是蛮紧的,确实有种紧握感,而且洞也很深,<br>我的弟弟都有16CM了,但插起来仍然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。R第一次和我做<br>爱时,确实有段时间沒有做过爱了,我感觉R的洞非常紧,里面周围壁上的皱折<br>在摩擦时,感觉非常清晰。不过到了后来,R的洞确实被我插得松了许多。<br>不过到底是30多岁的人了,水确实不多了。除了最早地几次作爱水还多点<br>外,后来水就越来越少了。不过最早的那几次洞紧水多,后来洞松水少,感觉倒<br>也插不多,反正就是摩擦感挺强的。<br>30岁以后的女人,阴道的自我清洁功能要差很多,很容易得阴道炎,一次<br>R被我插着插着,本来是会流出白色的淫水来的,而那次却流出来一块一块象豆<br>腐渣一样的东西来,非常恶心,事后R去医院检查,结果是阴道炎,靠!她居然<br>说是第一次得这个病,一定是我传染给她的,害的偶吓的一个礼拜沒谁好觉,结<br>果我去医院一检查,什麽事都沒有!后来她有一次自己说漏了嘴,说有一次客户<br>请她去阳澄湖吃螃蟹,住在那里,那里的宾馆髒,所以得了一次阴道炎,然后这<br>个病不容易根治,容易复发,所以就发了。<br>骗三岁小孩啊!阴道本来是关着的,平时两片肉夹紧,沒有东西插进去,难<br>道细菌是苍蝇,自己飞进去的呀!看来阳澄湖之行就已经和別人发生关系了,还<br>骗我!<br>閑话不表,言归正传。<br>我边插着R,边打开自己的手机,那时候我用的是NOKIA的N93,拍<br>摄功能很强的那种手机,我把她的淫荡样子都拍了下来,做成视频,挂在网上,<br>我要让全世界的男人都欣赏下R淫荡的样子。<br>渐渐地,R的水多了起来,也开始叫床了。<br>R叫床的声音是很奇怪的,是一种从喉咙里发出的吼叫声,很响,<br>「偶,偶,偶,老公,老公,偶,偶」。<br>不过响是响,但不是响到楼下都能听到的那种尖叫。<br>抽插期间,我当然也不忘照顾一下她买给我的巧克力拉,把那个阳具样子的<br>巧克力拿来捅她下面也蛮好玩的,不过我原先以爲那是一根实心的巧克力,实际<br>上确实空心的,沒捅几下,就碎掉了。于是我只好再用我的肉的去捅啦。<br>我还把宾馆送的水果——圣女果,就是一种象葡萄大小的小番茄,塞进了R<br>下面的小嘴里。<br>「你干什麽!要弄不出来的!」R急了。<br>我沒有理会她,又塞进去了一个。其实,女人下面如果有东西,那东西只要<br>够小、够圆、表面够光滑的话,是会自动滑出来的。什麽出不来?除非她自己原<br>来试过把笔套之类的东西放进去,结果很难弄出来,不然她怎麽会知道弄不出来?<br>一直塞了7、8个进去后,我用右手的食指再伸进去,把它们一个一个地抠<br>了出来。<br>再把我的肉棒塞进去,前后左右捅,绕着圈子捅,把她翻过来覆过去地捅,<br>让她站在地上、跪在椅子上、趴在桌子上、坐在台盆上,反正持续干了她整整两<br>个锺头,在用过了各种姿势后,<br>「我要射出来了,你要我射在你肚子里,还是脸上,还是嘴里?」我恨恨地<br>问她。<br>「求求你,別射在我脸上和嘴里,射在我里面吧,或者是肚子上也行。」她<br>哀求道。<br>射在里面?老子自然不能上了她的圈套,万一怀上了,岂不是麻烦事?<br>妈的,老子哪能听她的,要射之前一秒锺,拔枪,把万千子孙都射在了R的<br>脸上。<br>R想逃的,但我的双手扯住了她的头发,她沒逃掉,被我射了个满头满脸。<br>由于R是短发,据说已经保持了10年的短发造型,我把她脸上头上的精液<br>涂到了她脸上的每一个角落,当然,她每一根头发也都照顾到了。<br>R都快哭了,我很爽。<br>洗澡,穿衣,拿酒,下楼,退房。<br>从认识R到和她分手,正好一年时间。<br>通过R使我对33岁的未婚女人有了很深刻的了解:33岁的女人已经不可<br>能嫁人了,因爲已经等了这麽长时间了,她们决不可能委曲求全找个沒钱的,而<br>有钱的又不会找33岁,有钱的当然想找23岁的啦。这样,当女人在27、8<br>岁时还沒有结婚,她们就比较着急了,这种着急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习性,<br>所以她们看见男人,特別是优秀的男人都要搭的,所以看上去都是比较骚的。<br>和R约好每周二晚上和周日下午是一定要碰头的。因爲周一大家都比较忙,<br>一般不太有时间,周三、周四我要和客户应酬的,也沒时间,周五R要打麻将,<br>周六大家休息,所以周二晚上和周日下午是我们固定的约会时间。<br>周二晚上一般的安排是这样的,我下班去接R,然后吃饭,当然有时候会请<br>R的几个死党女朋友一块儿吃饭,然后开房。周日下午则先去开房,到吃晚饭时<br>出去吃饭,然后回来再做一次,大家回家。<br>现在讲的是去年4月份的事情。<br>由于情人节的那次R把我搞得很不爽,再加上紧接着3月份就发生了另外一<br>件事情,我就不再理她了。<br>先把3月份的那件事情交代下。<br>“下个周二我们可能无法碰头了。”周日晚上激情过后,准备退房离开时,<br>R突然说了一句。<br>“哦,那我安排客户应酬。”我想想也正好要和某市局领导碰头,时间还沒<br>定,那就定在周二吧。<br>“你有什麽事一定要在周二?每个周二不是我们法定时间吗?”我接着问了<br>一句。<br>R沒有立即回答,想了下,然后缓缓地说:<br>“下周二在国际会展中心要开一个全球货运论坛,我们新加坡老板要来,我<br>肯定要和他一起吃顿饭的。”<br>我想,就算是新加坡老板来要吃顿饭,那也很正常,一般也不可能太晚的,<br>而我和领导的应酬一般也不会太晚结束,所以就说:“那我们各忙各的,等晚餐<br>后再联系吧。”<br>就这样,周二转眼就到了。<br>我按照原定计划,和领导顺利地应酬了下,该谈的生意也都谈得差不多了,<br>所以到8点锺左右,饭局就结束了。我把领导送出饭店后,就给R打了个电话:<br>“我已经结束了,你结束了沒?”<br>“我还有一会,不过不会太长时间的。”R在电话的那头回答道。<br>“好的,你在哪里?我好知道离你远不远。”我想知道她在哪里吃饭。<br>她那里听起来是比较嘈杂的,“我们在新天地吃饭,老板趁这个机会,还请<br>了些客户朋友一起吃饭,都是老外。”<br>看起来人还挺多的,于是我就说:“好,那我晚点再打给你。”就挂了电话。<br>我从停车场把车开出来,直接往新天地的方向开去。我在西郊的一家饭店吃<br>饭,到新天地是有一些路的,走高架的话大概也要半个小时左右。<br>我想我就不打电话给她了,她饭局结束之后应该会打给我的吧。<br>8点多高架还是比较拥挤的,等我到了新天地时,已经8点45分左右了。<br>我把车停在马当路的路边,把车窗摇下来,在里面听着收音机并抽着烟。<br>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到了一丝寒意,毕竟,3月的天气晚上还是比较冷的。<br>我看了看时间,已经9点半了,R的电话还沒有来。于是,只能再打一个给她。<br>“结束了沒?”电话接通后,我问道。<br>“噢,还沒结束,不过应该快了。”R回答道。<br>于是,我只能再次挂断了电话。我想,我不会再打给她了,就等她打给我,<br>看她吃饭能吃到几点。<br>大家知道,如果是请客户吃饭,一般会定在晚上6点半左右,就算客人晚到,<br>那七点锺也应该开始了。一顿饭,两个小时,到9点锺就差不多了,到9点半的<br>话,基本上要讲的话都讲完了,也应该结束了。而且R开车,她不喝酒,她说国<br>她老板也不喝酒的,所以9点半无论如何饭局都应该是快结束的时候了。<br>就这样,一直等到10点一刻的样子,我发动车子,我要走了,看来R今天<br>不知道要玩什麽花样了。<br>我把车一直开回了西郊,停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路上。<br>我想,如果R来电话,我就告诉她我等不及已经走了,毕竟明天还要上班的。<br>沒想到的是,我一直在车里等到11点半,都沒有接到R的电话。<br>妈的,玩老子!我心头的怒火“腾”地一下就起来了。<br>我打电话给R,R沒接,再打,又沒接。<br>难道和老板上床了?这个骚女人!我很愤愤地想着。我再打一个,如果再不<br>接,我就回去了,永远都不想再见到她了。<br>这个电话拨出去后,铃响了很长时间,就在要断的时候,R接了电话。<br>在R接电话的一刹那,我听到了电话那头非常嘈杂的声音,我抢先开了腔:<br>“你怎麽回事?吃饭吃到11点半还沒结束吗?”<br>R显然是沒有听清楚我的话,但她从我断断续续的声音中猜到了我的意思。<br>“吃完饭,老板请他的朋友一起去喝一杯,就在新天地的最大的酒吧,订了<br>一个大包房,在喝酒呢!”R好象说起来还有点炫耀的意思。<br>妈的,老子开董事会时,把新锦江的旋转餐厅都全部包了下来呢!你他妈的<br>包一个酒吧的包房有什麽了不起啊!看来R的总公司也不怎麽有钱嘛!最多算是<br>一个劣质外资公司。<br>“你不是开车吗?怎麽喝酒啊?你不是说你今天不喝酒吗?”我有点恼火地<br>问道。因爲在我看来,女人要是一旦喝了酒又不知道节制的话,是很容易被弄上<br>床的,特別是R这种未婚急吼吼的老女人。我就算是绝对不会和R结婚的,但对<br>于R和別的男人上床我也是无法接受的。<br>“他们一定要我喝,我只喝了几杯红酒。”R说。<br>什麽?妈的还喝了“几杯”“红酒”?还是一帮老外在一起喝的!我非常恼<br>火。<br>我沖R吼道:“你他妈的也不看看现在几点锺了,我等你等到现在!”<br>“你沒打电话给我,我还以爲你回去了呢!”R在狡辩。<br>“刚才我打你电话你爲什麽不接?”我很愤怒。<br>“里面太吵,我沒听见。”R说道。<br>好啊!妈的这个婊子不知道和哪个老外聊得起劲,连我的电话都听不到。胡<br>说!她知道我要打电话给她,还会不注意电话吗?怎麽会听不到?手机有来电是<br>会亮啊,怎麽会看不到?分明是狡辩!<br>我到现在仍然不知道R那天爲什麽不接电话,也不知道那天她到底在酒吧的<br>包房里干了什麽。说实话,我也不想知道,我想如果我知道的话,说不定就会更<br>伤心了,所以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<br>“你他妈的太过份了!”我骂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。不一会儿,我手机又响<br>了,我一看,是R打过来的。<br>“你还有什麽话要讲?我等你等到现在!你他妈的却在陪其他男人喝酒?”<br>我说完这句就又把电话挂了。<br>R又打了过来,我直接把手机按掉了,然后关机了。<br>本来就是想和R玩玩的,沒想到被她玩了。<br>我再也不想看见R了。<br>这件事后,R整整给我打了一个星期的电话,我都沒有接。<br>后来R通过她的一个女朋友来劝我,而且是不停地劝我,我想想R也还可以<br>交往交往,毕竟R已经33岁了,在床上还是比较有经验滴,感觉还是不错的。<br>于是我才又和R来往了。<br>这个星期二,R知道我还有点不高兴,所以对吃饭也就不再敢提什麽要求了。<br>在想到哪里吃饭时,她说:“你上次不是说朱家角的农家菜很好吃吗,我们<br>去那里吧。”<br>下班时间,到市区找饭店吃饭,真的还不如去朱家角吃饭,走高速公路还是<br>很快的,而且往市外走,路上也空。<br>我们去的这家渔庄,其实并不在镇上的美食街上,而是位于新区的一条小河<br>边上。由于河鲜东西新鲜,所以生意一直很好。<br>我们两个人点了一盘炒螺丝,一个鸡毛菜,一条清蒸野生桂鱼,3两野生河<br>虾,一只1斤左右的野生甲鱼和3瓶啤酒。<br>吃饭过程略去不表。<br>两个人吃饭是很快的,8点锺不到就吃好了。一来是因爲人少,二来是因爲<br>其实我对R当初的那种好奇心已经不复存在了,已经占有过N多次了,新鲜感基<br>本沒有了,所以话也不多了。吃完了饭,R提出来要到周围去兜兜风。<br>于是我们开车去兜风了。现在想起来,其实是R计划好的,她就是要通过野<br>外车震来提高我的新鲜感和对她的兴趣。<br>“今天是开不了房了,这麽晚了,回市里开好房就要退房了。”兜了很长时<br>间后,R说。<br>“是啊,那我们今天就不要开房了。”我说到。<br>“想不想试试在车里做的感觉?”R在挑逗我。<br>“好啊!”我几乎想都沒有想就同意了。反正才四月份,沒有蚊子,天麽也<br>已经不怎麽太冷了。<br>在我车里做爱,是非常危险的事情,因爲我车的车内灯是自动开啓的,只要<br>门开了,灯就开了,而且无法手动关闭,除非关门。但是即便是关了门,关灯也<br>有大约15秒左右的延时。<br>所以要在我车里做,那就要保证周围沒有一个人,否则很容易被行人发现。<br>还好郊区的马路上人比较少。<br>我们选择了新区的一条马路,这条马路上有一个港湾式停车带,是将来给公<br>交车靠站停车用的,不过现在还沒有公交车到这里,这里是新在建的別墅区,估<br>计还沒有交房。我也不敢把车停到太过于隐蔽的地方,一来怕碰到强人,二来公<br>安对郊区非常隐蔽的地方是最不放心的,经常光顾照顾。所以只好选择在一条有<br>路灯的马路上。<br>我把车停好,让R到后座,把右后门打开,我站在右后门外。<br>我不愿意在密封的车里做,那样子水蒸汽会把所有的车窗都布满,结果就是<br>里面的人完全看不见外面的情况。把自己置于不能了解外界情况的境地,我是不<br>愿意的。<br>现在我站在车外,很清楚地能看到路上的所有情况,包括双向来车和非机动<br>车道上的骑自行车的人。同志们,注意啊,我的车里面的顶灯是亮着的。<br>我把R的裤子全部都脱了,扔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,把她的两条腿来出车门,<br>她人躺倒在后座上,然后让她的右腿踢住右后门的门边,左脚抵在右边两扇车门<br>的中拄上,这样,她的肉洞就对着我的小腹位置完全打开了。R人不高,1。5<br>6M,所以可以摆出这个姿势,人长得太高的MM,由于腿长,可能就不能用这<br>个姿势了。<br>我看了R的肉洞一眼,心中不禁感叹:骚女人就是骚女人。刚摆好样子,就<br>已经湿了,从洞中流出的白水已经挂在洞边了。估计这和在野外的那一份刺激有<br>关,平时在宾馆R并不是这样的,总要用很多前奏才能润滑。<br>而我不会这麽快就硬啊,于是只能把自己的裤子脱到膝盖的位置,用DD轻<br>轻地磨她的妹妹。<br>随着R的轻声呻吟,DD也越涨越大。于是,提枪入洞,慢进缓出,充分感<br>觉着R的肉软腔柔。<br>10分锺左右,靠我们停车的这边,在非机动车道上远远地出现了两个黑影。<br>我停止了抽动,仔细观看。<br>“亲老公,你怎麽不动了拉?”R着急了。<br>“休息休息。”我沒有告诉R有人骑车过来了。我想看看清楚再说,要躲着,<br>15秒锺就可以了。<br>随着两个黑影越来越近,终于在距离我们100米处,我看清楚了。<br>那是两个穿工厂制服的女工,骑着自行车过来了。<br>一定是上中班的女工下班了,回家路过这里的,我当时是这样猜测的。<br>于是,一个更爲刺激的念头涌现了上来,反正R又不是我老婆,让她们看我<br>插她,不但无妨,还能给我更大的刺激和快感。<br>我自然不能把有人来了这事告诉R,否则就玩不成拉!<br>那两个女工的年纪应该在20上下,正从我身后经过。<br>从她们的角度,可以看到这麽一副画面:偶的背对着她们两,上衣撩起,裤<br>子脱到膝盖,还有两条光熘熘的女人的腿成V字型地在我身前,并从我的肩膀出<br>延伸出来,一看就知道我们在干什麽了。<br>由于是下班回家的路上,所以她们并不赶时间,所以骑行的速度也很慢,而<br>我车里的灯是开着的,这样她们在经过我们时是很容易就能看见R躺在后座上的<br>样子的。而R是躺着的,正沈浸在下身快感的阵阵激荡中,眼睛闭着,喘着粗气,<br>一口一个“老公,老公”地叫着。<br>我在她们两能够看清楚我们的距离时,加大了抽插的力度,R的叫声也随之<br>更响了。<br>本来这两个女工还不知道是怎麽回事,这样一来,就引起了她们两的高度注<br>意,四只眼睛齐刷刷地朝我们这个方向望过来。<br>我很清楚地看见了她们两个的脸上迅速泛起了红晕,然后不好意思地对视了<br>一下,快骑离开了。<br>如果不是今天,她们可能一生都不会看见两个人在她们面前这麽近的距离交<br>合,而且是故意发出更大的响声来给她们看。这种场面,对于两个乡下姑娘来讲,<br>无论如何都是非常震撼的。<br>而我,也觉得更加的刺激。<br>远处,又有几辆自行车行近,后面还有几辆。这证明我原先的估计是非常正<br>确的,这条路正是女工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。<br>于是,故技重演了N次。最后在无比滴兴奋中交了货。在这种极度刺激的情<br>况下,时间是不会持续得和开房一样长的,所以前后也不过就20来分锺时间。<br>“有人来了。”我推了R一把,然后进了车,R还以爲真的是有人来了,她<br>哪里知道,活春宫早已让不少于50个年轻MM给看过了。<br>同志们,想想看,乡下工厂打工妹回家路上,撞见市区高级主管被人插得乱<br>叫,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!<br>这种形式的车震,我们总共大概玩过10多次,有时在朱家角,有时在太太<br>乐厂区附近,因爲这些地方,都有下中班的女工会经过。<br>下次和大家分享跟R去她朋友家做客、参加朋友婚礼、以及她去泰国过泼水<br>节、在她家楼下野战等精彩故事。<br>由于前几天工作比较忙,生意有了点起色,总算有了可以安全度过金融危机<br>期的可能。所以我跟大家承诺过要写的故事,今天总算能够继续写上几笔。<br>总是有朋友问我这30万的事情,其实我说的是一年内花的,并不是一天!<br>怎麽都不仔细看我前面的几篇文章呢?关于这30万,我在这里也做一个交代,<br>省得不少朋友都很怀疑。<br>其实,30万中的13万,是我买了一辆二手车连牌照送给了R;4万给R<br>买了一个CHANEL的经典的包包;5万和她一起去泰国过泼水节;3万是给<br>她买车险以及在买车险前她开车撞坏別人的车我陪的钱;2万让她去香港玩;一<br>年内零零散散的开房、过各种节日买的各种礼物等等费用差不多有个3、5万的。<br>一年30万除了车和车祸赔款外,平时花费14万,平均每个月1万多,每<br>天就是4000块,消费麽我也占一半,就算成本每天2000块。桑拿一个锺<br>市场价600,每天也要3个种才能够本,诶,廉颇老矣!现在想来,怎麽算怎<br>麽都是我吃亏!但当时并沒考虑那麽多,更沒有用成本费用分析法来计算。<br>这次写的是夜里在R的楼下小区停车场的故事。<br>这天吃完晚餐前,由于天在下雨,所以就决定吃好就回家。沒想到饭吃完了,<br>雨也停了。<br>R说让我开车送她回去,但时间太早,就把车停在他们小区里,在车上聊会<br>儿天。<br>「我的这个包包好看伐?」R指了指她拿着的一个红色手包。<br>「恩,不错,CHANEL的嘛,什麽时候买的?」我答道。<br>「就是上个礼拜你给我4万块钱,我就去买好了呀。」R很轻描淡写地说。<br>「啊?动作这麽快!」我说了一句。<br>「是啊,这个可是新款的,红色的皮,金色的链子,我还是预先在专卖店预<br>定才买到的呢。」R说。<br>我心里想,上次R问我拿钱的时候说,她们的工资都是新加坡老板直接打给<br>她们的,上个月由于新加坡发生了一点问题,款沒有打过来,她说沒钱了问我拿,<br>我才给她的。沒想到原来她是早有预谋的。算了,想想也就是几万块而已。<br>不过R这个女人确实很奇怪,有钱也不买房子,甯愿和哥哥、嫂子还有爸爸<br>妈妈住在一起,还跟自己的嫂子关系非常僵。照理说,她应该盡快找个地方住出<br>去才对。R有钱麽应该先解决房子,但她就是喜欢买名牌,买了一大堆名牌的<br>「垃圾」服装,放在家里,还说能增值。可笑,07年买衣服时候是新款,花的<br>是新款价格的钱,不穿,到了08年拿出来,就是去年的旧款,只值老款的价了,<br>R的脑子不知道是怎麽算这笔帐的。<br>「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」这句话始终是对的。R有个女朋友叫丽丽,也是一<br>样的女人,不过身材比R丰满的多了。丽丽也是这副德行,住的房子是租的,结<br>婚却想去香港迪斯尼梦幻婚礼。丽丽也是个打扮的高贵时髦的女人,其实才23<br>岁,她原来找了个台湾老头,结果被老头玩完后甩了,现在找了一个家里在广东<br>做小生意的男生,也23岁,骗人家买车,买钻戒,却不买房。我问过她爲什麽<br>不买房,她回答说:房子到离婚的时候拿不到,但车和钻戒却是她的。雷人啊!<br>都要嫁给人家了,却算计得这麽清楚。<br>我也不想在包的问题上多纠缠,于是又问到:「哦,问你一个问题,若你觉<br>得不方便可以不回答的。」<br>「好啊,什麽问题?」R笑笑说。<br>我停了一停,缓缓地说:「在和我睡之前,还有沒有人能让你这样舒服?」<br>「哈,我33岁啦,要说之前沒有舒服过,我岂不是太无能了?」R斜了我<br>一眼。<br>她接着告诉我,她性生活经过基本如下:<br>大学的时候,认识一个男人,当然不是同学,发生了第一次,不过这个男人<br>好象是大学周边的小混混或者是小流氓之类的,说到这个「流氓男」时她的语气<br>巴不得他快点死掉。记得她的原话是这样的:不知道他是不是现在还活着!<br>工作之后,认识了父亲同事的儿子,不过她看不起「儿子男」,沒有发生任<br>何关系,现在人家都已经结婚生子了,还在本市拨特满酒店碰到过一次。<br>可笑的是,R的父亲的同事,是一个老头子,居然也看上她,时不时的以借<br>书还书之名去她家看她,有时她不在,那老头居然还等她,后来被R的父亲晓得<br>了,气得拿扫帚打他,结果两个老头连朋友都沒得做。从这件是看来,R确实是<br>一个很骚很要搭的女人,连老头子都不放过。一般来讲,父亲的朋友,R只要规<br>规矩矩的,长辈和小辈的,人家老头也不会往那里想,就是看上去R就是一个有<br>缝的蛋,那就难怪人家老苍蝇往上盯了。(现在想想,偶当时也是被R这样搭上<br>的,当然偶不是老头子)<br>后来R还认识了一个外国人,可能是一个公司的,马来西亚的人,直接在R<br>的办公室就做了。由于不是同一人种,「马来男」的家伙太大,把R的逼里做出<br>血来了。R害怕了,由于尺寸太不相配,所以就不敢再和「马来男」接触了。当<br>然,我想可能原因不可能是这麽简单的。<br>在我之前有一个,搞建筑工程的民营企业老板,不过是个怕老婆的货色,开<br>宝马7系。有一次和很多朋友去周庄,R坐他的车,结果原本开车横沖直撞之徒<br>居然把车开得稳稳的,结果爱搭的R自然就上了他的床。不过由于老婆看的紧,<br>「7系男」只能叫司机经常给R送钱,凡是R看中的东西,他就叫她买,还说<br>「买啊,买啊,不买阿无软(注:[ 阿无软] 是方言,意思是很差劲很傻的人)」,<br>于是R和她的女朋友们也经常用这句话来互相调凯。由于R逼着那个「7系男」<br>离婚并和她结婚,结果私情败露,「7系男」的老婆派私人侦探天天跟着R,把<br>R搞得精神恍惚,无力纠缠,最后还晕过去住了一个月的医院,R出于害怕就只<br>好放手。当然R是这样跟我讲的,我还是不太信,估计「7系男」和我一样,把<br>她玩厌了想个法子甩掉而已。<br>讲到这里,大家知道RA确实喜欢在除了宾馆以外的地方做了吧,在办公室,<br>在车里,在野外,呵呵。所以第一次车震就是R主动提出来的,我也应她的要求<br>在她办公室里做过几次。<br>还有一件气人的事情需要交代一下。在我生日的那天,约了R和她的几个死<br>党朋友去钱柜K歌。可能是R和马克讲的吧,因爲他们每天都要通几个电话。所<br>以这个男人也在我订的房间的同层开了另一个房间,当然我当时是不知道的。<br>我们唱着唱着,R在她女朋友去洗手间的时候说也要去一下洗手间。我订的<br>大房间里面就有洗手间,但被她女朋友占用了,所以R就去外面的公用洗手间。<br>当时我并不觉得奇怪,直到过了半个小时R还沒有回来。而我也已经被她的<br>女朋友们灌酒灌得有些微微上头,于是我也走出去了,一来是出来透透气,二来<br>去厕所找找R。<br>钱柜规定每个房间的们和窗都是透明的,外面的人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面的<br>人,不过玻璃面积有点小,不存心看是不容易看到的。<br>我先去洗手间小了个便,然后在女厕所外面叫了几声R的名字,包括中文名<br>字和英文名字,当然是沒有人回答的。<br>我想打电话给R,问她在哪里,却发现手机在房间里沒有带出来,于是只能<br>悻悻地回去。<br>当我路过厕所旁边的一个小房间时,居然看见R在里面,而且丽丽也在,还<br>有一个男人把头埋在丽丽的胸口,由于丽丽的胸很大,那个男人把头埋进去,我<br>沒法看见是谁。R在一边笑他们一边在唱歌,我很奇怪。<br>我沒有进去,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这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诉R,那天我<br>看到了什麽。我猜R的胸也一定被那个男的埋过,诶,可怜R的平板胸和大奶头,<br>不知道当时是被那个男人怎样蹂躏的。<br>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,R回到了我们的房间,她说很巧,正好碰到了马克和<br>丽丽也在这里唱歌。我说好啊,那不如把他们一起叫过来,人多热鬧啊。她说不<br>用了,他们已经走了。哈哈,丽丽本来就是个骚货,现在一定和马克去开房了吧,<br>我这麽想。<br>就这样,我错过了看清楚马克长相的一个机会。说来也怪,我和马克碰到过<br>几次,但由于种种原因,都沒有看到他长什麽样子,当然他也沒有看到我的样子。<br>不过,R的手机里有我的照片和上床的视频,不知道这个骚货是不是拿给马克看<br>过,估计会的。<br>讲了这麽多题外话,言归正传。<br>我们聊着聊着时间就不早了。R说:「你敢不敢在我楼下做?就在车里?」<br>「靠,有什麽不敢的。」我心里想,都在大马路上做,还让人乡下打工妹都<br>看过了,別说时夜里在车里呢。<br>「好,那来吧。」R说着就开始脱裤子了。<br>那天她穿了一条绒的象运动裤似的裤子,沒有腰带,只有橡皮筋,所以很好<br>脱。R脱完就直接骑到我身上来了。<br>我把座位网后移到底,解开皮带,拿出擎天肉柱。R急吼吼地直接把我弟弟<br>套进了她下面的嘴里。好家伙,原来R早就发骚了,水汪汪的,一插到底。<br>「丝」R倒吸了一口气,声音很响,然后直接上下套弄起来。<br>沒想到R会这样做,我倒有些不自然了,不过毕竟是在她楼下,那万一要有<br>个邻居出来,他们还不记住我的车牌?而且还有保安巡逻。<br>「你等等,別动,让我把裤子拉下来点,要不你的淫水又要弄髒我的裤子了。」<br>我说道。<br>R不动了,我把裤子拉下去了点。<br>「你快点呀!」R急着说。原来她确实已经发骚了,而且很骚。<br>就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,R一刻不停地象疯狗一样动了五分锺。<br>「你等等,別动了,有保安来了。」我看见一个保安正朝我们车子方向走了<br>过来。<br>于是一切都变得寂静了下来,静得连我们两个的唿吸都听得那麽清楚。<br>看来保安只是例行巡逻,他走过我的车子,朝前面一排房子走过去了。<br>我可被吓坏了,R就趴在我身上,虽然上身衣服穿得好好的,但却沒有裤子,<br>要是万一保安用手电照,发现车里有人,当然问话的话,那还了得!<br>R坐在我身上,又重新开始套弄起来,一边套弄,一边呻吟:<br>「哦,老公……」<br>「呕,呕,舒服,舒服……」<br>我说:「你现在在干吗?」<br>R半闭着眼睛说:「了海戳逼。」(方言:在插逼)<br>「戳啥拧盒逼啊?」(方言:插谁的逼)我又问到。<br>「戳XXX盒逼。」(方言:插XXX的逼,XXX是R的名字,不便透露,<br>隐去)R兴奋地说。<br>「戳了杀依伐?」(方言:插得舒服吗?)我说。<br>「杀依,哈杀依。」(方言:舒服,非常舒服)R更兴奋了。<br>「戳我(插我),戳我,戳杀我(插死我),戳杀我个只(这个)烂逼!」<br>R大叫到,平时OL的样子丝毫不见踪影,活脱是个完完全全的荡妇!<br>在R的淫声浪语和大声呻吟的伴奏下,我毫不犹豫地把千万子孙统统射入了<br>她的身体里,完成了第N次的内射。<br>R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休息了一下。<br>「我想小便了。」R突然说。<br>「那你回去吧,反正电梯乘到12楼就到了。」我也正好可以脱身。<br>「不要,你帮我看着,我就在车边小。」R好象还不太想回去。<br>R回到副驾驶的位子,套上了裤子,打开车门,直接就在车边小起便来。<br>R小完便,上车,关门,问到:「怎麽样,我小便的样子很美吧。」<br>晕倒,偶沒想到R居然有被窥狂的倾向。<br>说话间,忽然闻到有股臭味飘然而至,我转头皱眉望了望R,正准备问,R<br>却偷笑了一下,说道:「是我放了一个屁。」<br>天哪,女人放屁居然也这麽臭,我只好把车窗开下来一点。谁知道,接下来<br>的15分锺内,R居然连放了10来个臭屁。妈的,你放屁不能回去放,要放在<br>我车里?<br>我正要发作,R却说:「我爸爸说,富人屁多,穷人嗝多。」还说自己的屁<br>是不臭的,我要说臭就是嫌她!简直让我晕死!<br>閑聊几句后,我就说我有点累了,就放R下车,赶紧开车回家了。一路上,<br>把窗全部摇下,让风盡情地吹,吹散那留在我车里的臭屁味道。<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