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r>第一节 才女应聘保洁员<br>***********<br>阴霾的天空,灰暗的街道,季梅垂头丧气地走着。<br>已经毕业快一年的她,是本市电大中文系的高材生,相貌秀丽,已经发育成<br> 熟的青春躯体充满活力。胸部惹人地突出,随着步伐在荡漾,臀部惹人地硕大,<br> 随着步伐在扭摆。<br>可是这丰满的身材、漂亮的脸蛋,丝毫沒有起到应有的作用:这一年来的奔<br> 波,跑了无数家单位,竟然一份工作也沒找到!家里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小学教<br> 师,沒什么门路。收入不多,还要赡养年迈多病的爷爷。<br>季梅最疼爱的弟弟只差1分,沒有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,要想做借读生,必<br> 须一次交足两万元助学金,这对季梅家是天文数字。每每看到弟弟因拿不出高额<br> 学费而失望的脸,再想想自己已经22岁了,还不得不赖在家里吃饭,连买衣服<br> 都得向父母要钱,季梅的内心苦不堪言。<br>「嗨!是你呀!好久不见了!」<br>「哎呀!杨铃!是你」季梅迎面遇到大学的同学杨铃,见她还挽着一个男<br> 生,便诡秘地看着杨铃微笑。<br>「嗨!他呀,是我的小绵羊!」杨铃自豪地介绍,「在金鼎集团开车。」<br>「嘻嘻,还沒结婚呀!」季梅有些酸酸的味道。<br>「快了,到时候你一定来吃喜糖呀!」杨铃很兴奋。<br>「他好像是数学系的吧怎么是司机……」季梅认出杨铃对象是同校数学<br> 系的体委。<br>「嗨!管他呢!他月薪可是4000元呀!还经常有奖金拿!真要是去当教<br> 师,恐怕400元也挣不到呀!」<br>「啊!……」季梅惊叹,又疑惑。<br>「你不知道,这金鼎集团总部在京城,资产数百亿呢!喏,那个最高的大厦<br> 就是新开业的金鼎商厦,里面档次可高了!」<br>「哦!真羡慕你!能在那么好的单位找到工作。」季梅遥望着远处金碧辉煌<br> 的金鼎大厦,怅然若失。<br>「他们刚刚从京城来,现在正在招聘,岗位好多,待遇很好,听说连扫茅厕<br> 的月薪都2000元呢!」杨铃男友自豪地介绍他的单位。<br>「啊!真的」季梅瞪大眼睛看着他。<br>「嗯!当然真的!怎么」<br>「拜拜!」季梅连忙告辞,风一样向金鼎大厦跑去!<br>「咦!怎么了怪怪的」杨铃和男友惊愕地看着季梅的背影,莫名其妙。<br>季梅风风火火跑到金鼎大厦跟前,发现一条长长的队伍从金鼎大厦的一个小<br> 门里蜿蜒出来,排队的人各个都衣冠楚楚,手里拿着一个公文袋。<br>「季梅……」一个女声在喊自己,季梅寻声望去,看见高中同学吴茜茜,她<br> 是中专学财会的。<br>「咦你在幹什么」<br>「金鼎大厦招聘,我想试试。咦你来幹什么」<br>「唉!我也来碰碰运气呗!对了,你不是在轧钢厂当会计么」<br>「別提了,都破产快半年了。」<br>两人边聊边等待面试。<br>填了几张表格,主考官问了几个问题,吴茜茜被录取为财务部出纳员,月薪<br> 2000元。<br>季梅沒有对口专业,正要失望地离开,主考官也替她惋惜。<br>「这里还有一个保洁员的岗位,这可是这次招聘的最后一个岗位了,你想要<br> 么」<br>「要,嗯……」季梅有些迟疑。<br>「月薪5000元。」<br>「什么什么」季梅怀疑自己的耳朵。<br>「是的,5000元,是高级职员专用卫生间的保洁员。工资高,但要求也<br> 高。」<br>「那,我干。」季梅深恐失去这一救命岗位。<br>「那好罢,看你人不错,就要你罢。请仔细填写这些表格。」说着递过几张<br> 表格。<br>季梅认真填写,然后交了上去。<br>「季小姐,由于这是为总裁和高级职员服务,所以要进行身体检查,你必须<br> 是健康无病的。请跟我来。」<br>季梅跟着进了一间卫生室,注射了一针据说是测验身体有无不良反应的试验<br> 针,然后就出来了。<br>「季小姐,这里有一份岗位规章,因为涉及总裁和高级职员的安全,所以是<br> 保密的,你回去后只能自己阅读,一旦公司发现別人瞭解到这份规章的内容,你<br> 将立即被开除。明天早8点,如果你决定要这份工作,就来上班;如果你觉得岗<br> 位规章太严格,你无法做到,你可以不要这份工作,但这份规章必须在明天8点<br> 还回来。」<br>「谢谢!」<br>季梅和吴茜茜兴高采烈地离开金鼎大厦,放开胃口大吃一顿肯德鸡!<br>「真香!」她们俩都快一年沒吃到肯德鸡了。<br>***********<br>第二节 卖身的岗位规章<br>***********<br>季梅高高兴兴回到家,躲进闺房仔细看起规章来:<br>1、在专用卫生间的工作内容绝对保密,所见所闻不许洩露半点。<br>2、工作内容是为进入卫生间的人士提供全面服务,无条件服从。<br>3、月薪保底5000元,并按每天工作量计发奖金。(月奖金约5000<br> 元。)註:进入卫生间的人士男女都有。如果你身感不适,请盡快到本公司医务<br> 室。<br>「嗯就这三条」季梅反覆念叨着,「保底5000,奖金5000,但<br> 这男女都有无条件服从是什么含意呢这么大公司总不会……嗨!管他呢还<br> 能杀了我月薪1万吶!傻子才不幹呢」<br>一觉醒来,躺在床上又开始琢磨,有些犹豫:「还是跟爸妈商量一下,不,<br> 不能,多丢人呢!大学生当保洁员!唉!……」季梅长长叹了口气,「算了,<br> 不去了,这恐怕是陷阱。全面服务无条件服从在卫生间里能是什么哼!<br> 我终于明白了!」美芬有些愤愤然,她已经懵懵懂懂地感觉那工作不是什么正经<br> 的事,所以决定不去了。<br>「哎呦,怎么了好痛!」美芬想起床,一翻身,突然感觉浑身酸痛,好像<br> 还有一种什么特別感觉,像是强烈需要什么似的,可是又说不出到底需要什么<br> 像是犯了什么瘾!<br>季梅挣扎着来到金鼎集团人力资源部,「还给你!」<br>「嗯不愿意幹」一位接待的男人用异样的眼光死盯着季梅。<br>「我幹不了。」季梅感觉那眼光极不舒服,「哎呦!」同时浑身酸痛的感觉<br> 更加强烈。<br>「季小姐,大概不干也不行了。」<br>「哼!幹什么绑架呀!」季梅不甘示弱。<br>「明告诉你罢,昨天你已经被注射了毒药,每24小时,你就必须再注射一<br> 针,否则你就会受不了的,这毒药的毒性可比海洛因强百倍!」男人阴沈沈地看<br> 着季梅。<br>「什么你……你们!……」季梅顿时被惊吓得浑身发抖,同时一直困扰她<br> 的那种莫名的渴求,在她听到这是毒品的那万分之一秒后,立即释放出万倍的瘾<br> 力,强烈地驱使她去追逐这药品,她极力克制着。<br>「我……我告你们去,我就不信法制社会能容忍你们公开放毒!」<br>「哦!那好,你去告罢,这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。不过顺便提醒一下,如果<br> 警方来我这里取证,哼哼,沒有!但你家里人要提防车祸呦!」说着,男人扬了<br> 扬昨天季梅详细填写的表格,那上面记载着季梅家庭的详细资料。「好啦,你可<br> 以走了,当你痛得挺不住时,记得来打针呦,否则有生命危险!」男人嘿嘿干笑<br> 两声,做了个手势,让季梅走。<br>「哼!砰!」季梅怒气沖沖地甩门而去。<br>「真给我打了毒针!」季梅还是不敢相信,「哎呦,怎么越来越痛了不<br> 行,我得去报案,我就不信邪!」季梅是个倔强的姑娘,真就到警方报了案,因<br> 为竟有人公开给別人注射毒品,当即就惊动了市局缉毒处,一干警员全副武装直<br> 扑金鼎大厦。<br>「把各出口包围,一小队上楼抓人。」主管副局长亲自指挥。<br>「不许动!我们是市局缉毒处的。」处长扬了扬证件。<br>「哦!有什么事么」医务室唯一一位男人平静地看着警员们,他穿着白<br> 大褂,像是个大夫。<br>「有人指控你们公然注射毒品。」<br>「这不是白日说梦么」<br>「搜。」<br>「是。」<br>……<br>「报告处长,沒发现任何可疑药品。」<br>「嗯!把那姑娘带来。」<br>……<br>「你认识他么」处长回头问季梅。<br>「对,就是他给我注射的。」<br>「你为什么给她注射毒品」处长严厉地盯着大夫。<br>「注射的是体检试剂,喏,就是这个。」大夫从容不迫地递过来一个小瓶。<br>缉毒处张仔细审看了药瓶的标籤,确认是国家批准的正规体检试剂,「你再<br> 仔细看看,昨天是注射的这种药么」处长疑惑并略带失望地问季梅。<br>「嗯……是……好像……不过我也沒看清。」季梅有些慌乱。<br>「怎么搞的」处长责备地瞪着手下接案的警员。<br>「处长,我……」那警员好不难堪。<br>「收队!」<br>警员们灰熘熘地撤了,季梅也极其尴尬地走了。她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天大<br> 的祸事!<br>原来,父亲刚刚被公汽压断了腿!起因是父亲正骑车,后面超过来一个毛头<br> 小子,车把一晃,把父亲拐倒了,偏巧后面公汽撵上来,当时就轧断了父亲的一<br> 条腿。<br>弟弟和母亲刚刚把父亲送进医院,东挪西凑的学费只好先埝上住院治疗费,<br> 后天弟弟学校就要收学费,否则名额不予保留。<br>「天吶!他们……他们……」季梅内心惊惧。她知道这不是巧合,是蓄<br> 意谋害!可是……还是沒有证据,那毛头小子早跑得无影无踪了。<br>「妈,你別担心,爸爸会好的。弟弟,你也別着急,姐姐找到好工作了,挣<br> 大钱了,我们分期付款,不就是多付3000元么,沒关系,姐姐给你挣。」季<br> 梅强忍内心恐惧和悲伤,安慰妈妈和弟弟。<br>这一宿季梅沒有合眼,心潮起伏,浑身酸痛难受。第二天早早就等在金鼎人<br> 力资源部。<br>「呦!这不是季小姐么」人力部的那个男人一早上班就看到季梅沮丧地候<br> 在办公室门口。<br>「我……我同意上岗,不过求求您,马上给我再打一针罢,我实在忍受不了<br> 了。」季梅的身心在那种针剂的折磨下,实在无法抵抗了。<br>「那可不行,你必须先通过上岗培训,及格了,我们才能录用,那时才能给<br> 你打针。如果你不能及格的话……哼哼,等死罢!」男人得意、傲慢、阴森森地<br> 恐吓季梅,「哦,对了,听说你父亲被轧断了腿好些了么那毛小子真不是东<br> 西。」<br>「卑鄙无耻!」季梅心里暗骂,「我该去哪里培训」<br>「哦,等等,你先给家里打个电话,说你需要进行封闭式培训三天。」<br>「好吧。」季梅无奈,给弟弟打了电话告知,然后一副任凭宰割的神态,看<br> 着男人,等待发落。<br>那男人瞟了一眼季梅,拿起电话:「喂∼∼叫小郑来领人。」<br>工夫不大,一个漂亮的女职员扣门。<br>「进来。」<br>「李部长,你好!」<br>「小刘,这是新来的保洁员季梅小姐,你带她和那个刚来的孙雅萍一起去培<br> 训。」<br>「是,部长。」小刘干脆地回答,同时古怪而轻蔑地瞟了一眼季梅,「季小<br> 姐,请跟我来。」<br>**********<br>第三节 耻辱猪的培训<br>**********<br>季梅和孙雅萍两个姑娘被带进一间办公室,屋里有三女两男,正在调笑。季<br> 梅进屋瞧见这场景,顿时羞红了脸,雅萍也低下头。<br>「嘻嘻,就是这两人呀!还挺漂亮!」她们围拢过来,像是在品评牲畜,还<br> 放肆地捏弄她俩的身体。<br>「幹什么你!」季梅倔强地拨开捏摸她乳房的一个女职员。<br>「看来得先松松她们的筋骨,大海,这是你的活。」那个女职员夸张地扭摆<br> 着走过一边。<br>「啪!」冷不丁,一条粗黑的皮鞭抽在季梅后背,「啊!∼∼」季梅痛得一<br> 激凌。<br>「你们幹什么」她想反抗,可是屋里的两个男青年每人抡着一条皮鞭,肆<br> 无忌惮地追着季梅和雅萍乱抽。<br>「啊!……啊!……」、「哎呀!……痛……」<br>季梅和雅萍惊慌失措,在屋里左冲右突,可是进来时,领路的小刘已经把门<br> 锁上了,就靠在门上微笑着欣赏她们被追打。那三个女职员也起哄,鼓励两个男<br> 人鞭打季梅和雅萍。<br>这里根本无需缘由,这里根本沒有法制,季梅和雅萍已经鞭痕纍纍,痛哭流<br> 涕了!<br>「別打了!別打了!求求你们,求求大哥大姐了!別再打了!」<br>「看你还敢躲!」两个男人继续恶狠狠地抽。<br>「別打了,我不躲了。」、「求求大爷了,我不敢躲了呀!」<br>两个姑娘瘫倒在地,无力地以手掩面,痛苦地承受着皮鞭的撕扯。<br>「把衣服脱光!谁脱得慢就要挨鞭子。」一个男人晃了晃手里的皮鞭。<br>「啊!」季梅惊讶、屈辱地看着那男人。<br>「啪!」一鞭子抽过来,季梅手臂上又多了一条血懔子。<br>「啊!不要,不要抽,我脱,我脱。」雅萍吓得哆哆嗦嗦地开始脱衣服,季<br> 梅也不得不脱。<br>「哈哈,哈哈,这小母猪已经尿裤子了!」几个女职员凑上来,看见雅萍的<br> 内裤已经湿透了。雅萍被羞辱得「呜呜」哭了起来,「你们,你们幹嘛这么对待<br> 我们呀我们沒有惹你们呀!」<br>「呸!跟谁你们、我们的我们是人,你们俩是猪,喝尿吃屎的猪,懂么<br> 这就是你们的工作。」<br>「好了,好了,別在地上撒猪泼了,都给我爬起来,跟我走。」说着,小刘<br> 开门走了出去。<br>「啪!」鞭子在催促。<br>「啪!」鞭子在命令她俩爬,而不是走。<br>「呜呜……呜呜……」季梅和雅萍哭哭啼啼,赤身裸体,像狗一样,忍着鞭<br> 痛,忍着耻辱,跟着小刘爬出屋门,爬在长长的走廊上。<br>「太羞耻了!这时要是有人走过来,我……」季梅简直无法想像那时一种什<br> 么样的屈辱场面!雅萍干脆吓得一路滴滴答答流着失禁的小便,毫无思维地跟着<br> 爬。<br>扭摆着佈满鞭痕的肥硕屁股,摇晃着血懔交织的丰满乳房,两个落入虎口的<br> 赤裸羔羊,在一群嘻嘻哈哈的男女职员的驱赶下,爬过长长的走廊,爬进一间腥<br> 臭的屋子,里面沒有窗户,只有一盏昏暗的防爆灯。<br>「你们给我看着那电视,那是楼上卫生间的监视摄像,也是你们将来的工作<br> 内容。」<br>「啊!」、「妈呀!」<br>季梅和雅萍看见荧屏里一个姑娘跪在盛了半桶尿液的透明桶里,一个男人正<br> 用尿液的水柱肆意射洒那姑娘的脸和张开的嘴。<br>「你们愿意喝尿么」小刘问她俩。<br>「不,不要,绝不!」季梅痛苦而羞辱地拼命摇头,同时像狗遇到危险时一<br> 样,本能地往后坐屁股。而此时的雅萍,只吓得「呜呜」地哭。<br>「哼,不想喝尿,就去喝粪汤罢!」两个男人一人一脚,把她俩踢进屋中央<br> 的粪池里。那是楼上各个卫生间排放的屎尿汤,汇集于此。<br>「呜,咕嘟,救,咕嘟,命,咕嘟。」、「咕嘟,咕嘟。」<br>粪池很深,她们俩都不会游泳,拼命挣扎,不断喝进粪汤,「咕嘟,咕嘟,<br> 咕嘟……」<br>男男女女围在粪池边,看着她们挣扎,「哈哈哈哈,真逗!」<br>看看她俩快不行了,男人把两根长桿捅到她俩头上,她俩像是抓到救命稻草<br> 一样,死死抓住不放。<br>「这回愿意喝尿了」<br>季梅沒有回答,雅萍吓得不会说话。<br>「啊!咕嘟,咕嘟……」她俩的头又被桿子压进粪池,一会儿再提上来。<br>「这回愿意喝尿了么」<br>「愿意,愿意,求求你,让我们上来,我们愿意,幹什么都愿意。」<br>季梅屈服了,雅萍更是不用说,已经毫无主见了。<br>两个男人把季梅和雅萍弄上来。<br>「真是臭死了!」<br>「快让开,溅到你们身上我可是不负责呦!」<br>三个女职员每人手里握着一根水龙,粗壮的水柱射向季梅和雅萍,清水把她<br> 俩沖洗干净了,季梅雅萍无力地依然瘫卧在地上。<br>「嘿,猪,老老实实平躺在地上,我要尿尿了。记住,要是不想再回到粪池<br> 里,就给我好好喝尿。」一个女职员警告季梅和雅萍。<br>雅萍默默地平躺,双眼无神地张着,似乎什么都沒看。季梅看看雅萍,也只<br> 好默默地平躺在那。<br>「我先来,我先来,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尿尿呢!」一个娇小的女职员抢着上<br> 前。<br>「我也是第一次,我也要先来。」另一个苗条的女职员有些羞涩地也走上前<br> 去。<br>「呵呵,好吧。不害羞」小刘讥讽她俩。<br>「哦,这回可有好戏看喽!」两个男职员起哄。<br>「去去,不许看,哪有看姑娘小便的,耍流氓!」娇小的姑娘装腔作势地呵<br> 斥男人们。<br>「哼,少来,你不尿,我们尿,而且免费参观。」一个男人戏虐她。<br>「不行,你们都享受过这待遇了,我们还沒尝过这滋味呢!是吧头。」苗<br> 条的姑娘尽管害羞,但还是捨不得放弃这大好机会,看着小刘等待命令。<br>「嗯,去吧。」小刘首肯。<br>季梅有些煳涂,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躺在那茫然地看着他们。「呀!这些不<br> 要脸的女孩,居然不穿内裤!」季梅从下面看见苗条姑娘和娇小姑娘的制服短裙<br> 里面,春光无限,毫无遮拦。<br>娇小姑娘走过来,分开腿,跨在季梅头部上方,苗条姑娘自然就跨在雅萍上<br> 方。娇小姑娘和苗条姑娘都红着脸,略微有些害羞地撩起制服短裙,眼神避开盯<br> 看着她们的男女同事,但却毫不在意跨下季梅和雅萍的视缐,好像季梅和雅萍不<br> 是她们的同类,真的就是猪狗一般。<br>蹲下,后面露出白桃一般鲜嫩的屁股,收腹、阴门微开,一股淡黄色的尿液<br> 「哗哗」地喷涌出来。<br>「啊!」、「呜!」<br>季梅和雅萍顿感屈辱,扭头躲避。<br>「给我喝!想再下粪池罢!」娇小姑娘移动屁股,用尿柱追逐着季梅的嘴<br> 巴。季梅紧闭双眼,不得不张开嘴,「呜,咕嘟。」冲进嘴里的骚骚的尿灌进胃<br> 里。<br>苗条姑娘一声沒哼,津津有味地用尿柱喷洒着雅萍那苍白、漂亮,但被耻辱<br> 扭曲的脸。<br>「哈哈,羞呦,好羞呀!」早已硬了男根的两个同事忍着小腹的酸涨痛苦,<br> 弯下腰,瞪大色眼,仔细地欣赏着从两个漂亮女同事那撩人的花穴里喷涌出的尿<br> 柱。<br>「去去去,不要看嘛!羞死了啦!」娇小姑娘一边纵情地在季梅脸上放尿,<br> 一边只是用嘴驱赶着色迷迷的男同事。<br>小刘好像很矜持,也好像司空见惯,静静地、以标准职业姿势在站在一旁看<br> 着,交叉掩在小腹的一双玉手,似乎在暗暗用力。<br>「啊!不一样就是不一样!」娇小姑娘放完巨量的骚尿,轻松地起身,放下<br> 裙摆,像是刚刚吃过法式大餐,美美地回味着在別人脸上放尿的奇特快感。<br>「真是很爽耶!」苗条姑娘也起身了,羞答答地说着自己的感受。<br>季梅和雅萍的漂亮脸蛋上被尿液和泪水佈满一层晶莹的水珠。<br>又是一通清水沖洗。<br>「跪起来,该喝我们的尿了。」<br>雅萍和季梅艰难地爬起身,跪在地上,嘴里立即被两个男人的肉棒塞入。娇<br> 小姑娘和苗条姑娘凑上跟前,仔细观察着季梅和雅萍的嘴。<br>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男人开始放尿,看不到尿柱,但从她俩痛苦的表情上可以<br> 猜测尿量很大、很急。<br>「咕嘟,咕嘟……」季梅和雅萍的喉头不停地蠕动,表明尿液灌进胃里。<br>「哇!每次都感觉超爽!」两个男人收回肉棒。<br>「把她俩扔进粪池。」小刘又发佈命令。<br>「啊!不不……你说过,喝了尿就不进粪池的呀!求求你们,不要呀!」季<br> 梅和雅萍都惊恐地拼命哀求。<br>「那也行,不过,你俩还得喝些饮料。」小刘歪头示意男人。<br>「好的。」两个男人在两个小盆里盛满从粪池里舀出来的粪汤,推到她俩面<br> 前。<br>「啊!我……我实在喝不下去。」季梅痛苦地锁紧眉头。<br>「季小姐,如果把你扔进粪池,恐怕你依然免不了要多喝几口罢」小刘在<br> 给季梅讲道理。<br>的确,季梅意识到如果被扔进粪池,就不得不喝更多的粪汤。她无奈地端起<br> 粪汤小盆,「哇……」还沒喝,季梅呕吐出来的污秽就喷射出来,雅萍也开始强<br> 烈呕吐。<br>「快喝!」男人扬起了吓人的皮鞭。<br>季梅一咬牙,屏住唿吸,「咕嘟、咕嘟」强行给自己灌了起来。雅萍看季梅<br> 都屈服了,更是不敢反抗,哭哭啼啼地也把粪汤喝了下去。<br>「嗯!这还不错!再继续训练。」小刘冷冷的语言令季梅感到胆颤心惊。<br>「自己把这个尖嘴插进屁眼。」娇小姑娘递给季梅一根胶管,苗条姑娘也递<br> 给雅萍一根同样的。<br>季梅认命地做了那羞耻的动作,雅萍也做了。<br>「爬到粪池边上去,蹶起屁股,手握紧管嘴。谁要是让管嘴掉下来,我就一<br> 脚把她踢进粪池。」<br>季梅雅萍按照小刘的命令,爬到粪池边沿。肥硕的屁股后面拖着一根胶管尾<br> 巴,煞是性感淫靡。<br>「呜……咿呀……」季梅感到有冷冷的液体强行灌进肚子里。原来那两根胶<br> 管的另一头插在粪池里面,正在用泵给她俩灌肠。<br>「求求你们……哎呀……太涨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季梅苦苦哀求,强忍着<br> 腹内涨痛,紧紧握住管嘴,不敢让它脱落,尽管她内心十分想拔掉这鬼玩意。<br>雅萍更是哭得浑身抽搐,但也死死地握住管嘴,任凭他们给自己灌粪汤。<br>「好啦!」小刘命令停止,「你们把管嘴拔出来罢,但不许拉屎。」<br>季梅和雅萍如释重负,拔下管嘴,爬过来,低着头喘粗气,努力收紧肛门,<br> 深恐肚里的粪汤流出来。此时腹内已是翻江倒海了,她俩难受得浑身冒冷汗,白<br> 嫩嫩的臀肉在颤抖。<br>「孙小姐,你蹲着。季小姐,你钻到孙小姐下面,把嘴盖住孙小姐的屁眼,<br> 从里面吸出一口,然后再嘴对嘴餵给孙小姐吃,同时,你的肚里不许流出一滴汤<br> 水。」<br>季梅惊呆了,痴痴低看着小刘,她怎么也想不通,小刘这么文静漂亮的姑娘<br> 竟然如此羞辱、折磨她,而且十分熟练自然。<br>「啪!啪!」飞舞的皮鞭让季梅明白,「我沒有选择馀地。」<br>雅萍屈辱地蹲起来,季梅屈辱地钻下去。平时用来吃饭的嘴,慢慢地盖紧雅<br> 萍平时的用来拉屎的嘴。季梅用力吮吸,「呜……」一股粘煳煳的臭浆液被吸入<br> 嘴里,季梅简直要发疯了,「我真的是连猪狗都不如。」<br>季梅往前挪动身子,雅萍俯下来,抱起季梅,两个浑身粪汤尿液的漂亮女人<br> 像亲吻一样嘴对着嘴,泪水像断缐珠子洒落下来,粪汤从雅萍的屁眼灌进季梅的<br> 嘴,又被餵进雅萍的嘴,最后不得不咽进雅萍的肚子。<br>这是多么羞辱!多么淫靡!多么残酷呀!<br>在这种过程中,季梅和雅萍最后的一点点自尊在消亡,她俩最后的一点点希<br> 望在毁灭,她们最后的一点点勇气在枯竭,就连她们最后的一点点思维都在逐渐<br> 远离她们的肉体。她俩已经开始变成猪狗、牲畜了,随着她们主人的意愿在干她<br> 们自己并不想幹的匪夷所思的事,仅仅这第一天的培训,就把她们从美丽的青春<br> 玉女改造成行尸走肉了。<br>金鼎集团人力资源部下属的培训小组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,因为她们採用的<br> 是无法无天的残酷暴行加极端毒药,就像季梅雅萍这样的姑娘根本就无力抗拒这<br> 种暴行,无不很快被强行培训合格。<br>已经折磨快一天了,季梅和雅萍又累又睏,又痛又犯瘾,已经支持不住了。<br>看着躺在地上、浑身粪汤、半死的两个姑娘。小刘命令两个男人把她俩用铁<br> 链子和项圈拴在粪池边上墙上的铁环上。那凄惨景像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两条美女<br> 赖皮狗,依偎着瘫在粪池边,喘着救命的短促唿吸。<br>……<br>夜很深了,房间里灯光昏暗,那些暴君都走了,只有自己和雅萍,脖子上戴<br> 着生了锈的铁项圈,昭示着自己狗的身份,项圈上的铁链拴在墙上铁环里。<br>「哎呦!好痛!」季梅试着动动身子,浑身像是散了架,很痛。毒瘾产生一<br> 种十分奇怪的难受感觉,逼着她的全部思维就是想要再次注射那神秘针剂。<br>「呀!好痛!……呜呜呜……」雅萍也醒了,看到自己的样子,骇怕地哭泣<br> 起来。<br>「別哭了,你是怎么来的」季梅关切地问。<br>「应聘来的,怎么就这么稀里煳涂地陷入魔窟」雅萍抽抽嗒嗒。<br>「唉!跟我一样,他们真是厉害!」季梅感觉这金鼎集团的势力超乎想像地<br> 强大。<br>「季姐,我们怎么办呀」雅萍也不知季梅大小,只是觉得她比自己坚强,<br> 就称唿姐姐。<br>「看来我们只能够服从了。我想也就是每天给他们接尿,好像不想要害死我<br> 们。」<br>「那……那多羞呀!」雅萍呆呆地望着季梅,希望她能有主意。<br>「唉!你也尝到她们的手段了,我俩又能怎样能不再被扔进粪池就算不错<br> 了。」<br>「那……他们真能给那么高工资」<br>「啊!……哦……会吧。」季梅惊讶雅萍此时竟然提出工资问题,不过想<br> 想她俩不就是被高工资诱惑来的么「唉!听天由命吧!」季梅认输的口气。<br>「那我听你的。」雅萍根本沒有主意,只能跟随季梅。<br>「真饿呀!」<br>「也渴得很。」<br>看着对面水龙头里涓涓的漏流,季梅无奈地摇了摇头,铁链不够长,沒办法<br> 喝到那清凉凉的水,「唉!忍着吧!」<br>「这是给我们吃的么」雅萍看着脚下一个脸盆里稀稀煳煳的东西。<br>那是一盆食堂剩菜饭的泔水,上面露出几个馒头的残块,还有鱼刺、骨头、<br> 番茄……等等。<br>「这好像是……大便!」季梅看见一段黑褐色、粗粗的人屎,噁心得要呕<br> 吐。<br>「真是猪食!」雅萍厌恶地说,话一出口,意识到不妥,羞愧地瞟了一眼季<br> 梅。<br>「嗨!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俩现在还不就是猪」<br>「嗯!」雅萍认命似的点点头。<br>「既然饿了,我们是猪,怎么就不能吃猪食」季梅鼓起勇气,俯下身子,<br> 把头埋向猪食盆子,先把那段人屎咬出来,丢在一边,然后就稀里唿噜地舔食起<br> 来。<br>因为她俩的双臂被紧紧绑在后背,所以只能像猪狗一样直接用嘴进食。雅萍<br> 在季梅的带动下,也俯下身子进食。她们俩的头你来我往,埋进猪食盆,起劲地<br> 吃起来。看来她们是真的饿极了,昏暗的房间里迴盪着「稀里唿噜」的嘬食声。<br> 这声响也表明了她俩彻底的蜕变,至少是默许了自己的猪身份。<br>「哗愣,啪叽」猪食盆子被拱落粪池,她俩还沒吃饱,看着粪池里的半个白<br> 白的馒头,都露出惋惜的神情。<br>无事可做,什么也不想说,两头美女猪又昏昏然睡去。<br>再次醒来的时候,屋里还是那么昏暗,因为沒有窗户,所以不知已是什么时<br> 候。<br>「季姐,渴死了!」雅萍看着季梅那干裂的嘴唇,知道季梅跟自己一样干渴<br> 难熬。<br>「季姐,你……你有……尿么」雅萍羞涩地轻声问季梅。<br>「尿……对呀,我们是幹什么的喝尿的呀!竟然会让自己渴死」季梅<br> 兴高采烈地、笨笨磕磕地站起来:「来吧。」<br>「我……」<br>「嗨!別害羞了!我们还有资格害羞么连猪食都抢着吃!」<br>「嘻嘻!快別说了!太丢人了!」羞涩的雅萍把嘴盖住季梅的花巷口,舌尖<br> 无意中触动季梅的阴核。<br>「啊!呜……」季梅浑身一震,「好舒服!好妹妹,再舔舔那里!」季梅忘<br> 情地瞇起双眼。<br>「嘶……嗯哼……咿呀……对对……就是这儿……」<br>雅萍很快掌握了技巧,温暖的舌尖攻击、抚慰着季梅敏感的阴蒂,很快就把<br> 季梅推到高潮的顶峰。伴随着阴道深处喷涌出的蜜汁,淡淡骚味的尿液也失禁地<br> 流泻出来。<br>季梅浑身剧烈抽动,雅萍贪婪吸吮汁液,骚尿此时甘醇如椰汁。<br>雅萍喝够了,也站起来,季梅也如法炮制,在雅萍浑身颤抖的同时,喝足了<br> 雅萍的蜜汁尿液混合软饮料。<br>两只美女猪再次昏昏睡去,不知明天还会有什么折磨在等着她俩去苦熬!<br>不过已经认命的两只美女猪不再那么恐惧了,「我就是猪,我喜欢喝尿,你<br> 们还能怎样对我你们对一只猪又能怎样哼!……对了……我想要那针剂,太<br> 想了!明天会给我注射么快点培训吧!我一定及格,我要……我要那针剂!」<br>她们胡思乱想,似梦非梦,等待主人来。<br>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<br>希望能有30个以上的读者喜欢我的这篇拙文。<br>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,你的建议会丰富我的思路。<br>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<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