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r> 本帖最后由 狼有情 于 2011-2-19 16:10 编辑 <br>朝阳从窗户照进了室内,金黄色的光线就像是黄金一样,闪<br>闪动人, 美好的早晨就这样来临。<br>「嗯唔~~~」慧美伸了一个大懒腰,代表着一天的开始。<br>掀开棉被后,露出的是一双洁白的美腿,身上只有穿件宽松<br>的白色T 恤及红色的蕾丝内裤,看着旁边无人的枕头,美慧的脸<br>上露出了些许的寂 寞,才结婚一年而已,老公就因为经常出差,<br>所以难得才可以见到一面。<br>半个月前,老公一回到家,二人就像是干材烈火一般,在彼<br>此的身上 发泄忍耐已久的欲望,从白天到晚上,夜以继日疯狂的<br>在肉体上不停的探 索,渴望对方所有的一切,就连吃饭的时间也<br>没有放过。<br>回想这疯狂的一切,二个人就好像化为欲望的野兽,害羞的<br>让慧美的 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潮,双腿间也分泌出动情的汁液。<br>「啊!讨厌…怎么会想到这种事情,难不成我很好色」慧<br>美马上甩 着头,将这种羞人的想法丢到脑后。<br>只是又想到老公回来才二天的时间,又因为公差要出国,这<br>一次要一 个多月的时间,让慧美忍不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<br>看了一下环境后,就算一个人在家也无妨,只是在老公回来<br>前,家里 也要整理好,想到这里后,慧美再一次的打起精神来做<br>家事。<br>慧美,全名田野.慧美,和老公-田中.泽也结婚一年,由<br>于老公经 常不在家,因此到现在还是没有半个小孩,现在正处于<br>三十如狼的年纪, 但是身材和外貌却保养的很好,就连高中女生<br>都还会自叹不如,在婚前追 求者不断,是众人皆知的美女,婚后<br>就在家里当个称职的家庭主妇。<br>慧美用心的清理所有的衣物,再把全都带到外面的阳台上晒<br>,接着再 清扫家每一个角落,从厕所、厨房、卧室、客厅都不放<br>过,在使用吸尘器 的时候,突然一阵尿意,不得不先放下手边的<br>工作,先去上厕所。<br>当慧美锁好门要脱掉内裤的时候,“匡啦”的一声,那是玻<br>璃破掉的 声音,而且是从客厅传来的,那边只有连结阳台的落地<br>窗是玻璃而已。<br>也不管上厕所的事,慧美门一开,马上走出去,想要知道到<br>底是怎么 一回事,只是这一出去看到的却是一个外表肮脏的陌生<br>男子,身上穿着一 件无袖的白色内衣,露出肥胖的肚子,裤子仅<br>有一件四角内裤,下巴全是 满满的胡子,头发一看就是完全没整<br>理。<br>「啊~唔、唔唔~~」惊讶的慧美本来想要叫出声来,但是男<br>子的动作 显然的快了一步,在慧美要叫出声前就用手摀住了那张<br>嘴,慧美的身体不 停的挣扎,想要摆脱这名男子的束缚,只是冰<br>冷的金属触感从脖子上传来 。<br>「别乱动!不然我就现在杀了妳。」听到这一句话,吓得慧<br>美不知所 措。<br>「妈的死警察,追到我躲到这边。」男子愤恨的说着。<br>这时候慧美才知道,男子是为了躲避警察才闯进来,只要自<br>己乖乖配 合的话,应该是可以平安无事的,这让慧美松了一口气<br>。<br>过了几分钟后,慧美黑色长发传出的发香再加上皮肤柔软的<br>触感,从 宽松的T恤领口内清楚看见饱满圆润的乳球,仿佛还可<br>以见到乳尖上若隐 若现的点,见到如此的景色,让男子吞了一口<br>口水,全身上下的血液全往 下体流动,一根炙热的棒状物就顶在<br>慧美的双腿间。<br>对于已为人妻的慧美来说,这东西是自己再熟不过的,让慧<br>美忍不住 发出了:「唔、唔唔~~」的声音,再一次的扭动起身体<br>,想要脱离开这魔 掌。<br>只是不挣扎还好,一挣扎就好像是在帮棒状物按摩一样,让<br>男子发出 了低沈的呻吟声,此时的慧美才知道现在就像是在挑逗<br>这歹徒一样,只是 为时已晚,男子再也无法忍受下去,顺手拿了<br>在桌上的胶带将慧美的嘴巴 、手及脚全绑起来。<br>面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,慧美的脸上尽是惊恐,更是<br>不安的扭 动起身体来,试图做最后的挣扎,只是一切都是徒劳无<br>功,一双魔手就这 样袭上了她那对乳肉,不停的搓揉。<br>「嘿嘿~~想不到我的运气还不错,遇到这么正的美人,反正<br>被警察抓 到也是死路一条,不如现在先爽一下免得后悔,想不到<br>还蛮有料的,而且 还这么有弹性,手感真是一流。」<br>男子的口中说的话语,让慧美不禁悲从中来,为什么自己会<br>遇到这样 的事情,偏偏这个时候老公又不在家,没有人可以救自<br>己,难不成自己真 的要被这陌生的男子玷污了吗<br>突然下体传来一阵像是触电般的快感,让慧美发出“唔唔~~<br>”的呻吟 声,要是没有胶带贴住嘴的话,被听到这种羞人的话,<br>自己不知道会被这 歹徒怎么样羞辱了。<br>男子的手指就像是灵巧的蛇一样,迂回的前进,不时轻挑着<br>敏感的蜜 肉,酥麻的感觉让慧美感觉自己快上了天堂,双腿间渐<br>渐的流出了蜜汁, 完全没办法控制,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。<br>「哇~~」男子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发出惊讶的声音:<br>「这么快 就有感觉了,原来妳这么的好色,真是一个淫妇。」<br>被这样羞辱让慧美极力否认,只是却发不出声音,只能发出<br>唔唔的叫 声,男子露出得意的笑容:「别否认了,身体明明就很<br>想要不是吗看妳 的腰扭动的样子不就是在渴望得到更多吗」<br>一手就将嘴上的胶带撕了下 来。<br>「唔~~我、我一点感觉都没有…求求你放了我…我不会报警<br>的…求求 你。」慧美多么希望这样的乞求有效,只是男子似乎是<br>不打算放过眼前的 美肉,露出冷笑的说道:「那就服待好我的兄<br>弟吧,我满意的话就考虑放 过妳。」<br>话才一说完,男子就将慧美身上的胶带全撕掉并脱下了四角<br>裤,露出 了呦黑的龟头在慧美的眼前,一阵腥臭的味道,让慧美<br>皱起了眉头,就连 自己的老公慧美都不曾这样做过,想不到第一<br>次就是帮别的男人,慧美的 心中只有深深的无奈及对老公的愧疚<br>。<br>玉手慢慢的抚上那粗黑的肉茎,一跳一跳的就像是迫不及待<br>的样子, 上头布满了紫黑色的血管,像是一头凶勐的野兽,发出<br>的独特的气味,让 慧美不禁有些着迷,这么粗大的尺寸,她还是<br>第一次见到,有些吃惊,忍 不住想到要是进入自己的体内的话,<br>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。<br>突然惊觉到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淫秽的念头,赶紧将这种想法<br>丢到脑后 ,可是身体却诚实的反应出来,蜜汁在内裤上留下了一<br>滩水渍,让慧美的 小脸不禁红了起来,所有的反应全看在男子的<br>眼中。<br>慧美的小嘴慢慢的将勐兽含进,腥臭的气味马上充斥在整个<br>口腔内, 让慧美有种恶心的反胃感,但却不敢表现出来,怕得罪<br>了这个歹徒,只好 把这种感觉强压下来,只是接下来的动作慧美<br>就不知道要怎么做,一脸茫 然的看着歹徒。<br>男子这时候也明白了她是第一次,便开心的笑着说明:「想<br>不到都已 经是人妻了,竟然还有第一次,我就教教妳吧,用舌头<br>在龟头上打转,还 要去舔马眼,喔~~对、就是这样…头还要前后<br>移动…对…好爽!淫扫果然 学的很快,看来妳老公以后有得爽了<br>,哈哈哈~~」<br>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屈辱了,想不到还要承受这男人言语上<br>的污辱, 想到这里,慧美就忍不住落下了泪,男子看着如此美艳<br>的女人服待着自己 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,看着旁边的吸尘<br>器,让男子想到了另一种玩 法。<br>手一伸将吸尘器拿在手中,对准了慧美的花瓣后,便打开了<br>开关,强 大的吸力吸着慧美的花瓣,让慧美惊讶的叫出声来:「<br>啊、啊~~讨厌…不 、不要…快点关掉…啊啊~~」<br>「废话这么多,谁叫妳离开的,给我含好!」男子将肉茎塞<br>进慧美的 嘴中,完全不理会慧美的感受,粗暴的动作让慧美痛的<br>叫出声来,但奈于 形势还是只能够乖乖听话。<br>男子将吸尘器在慧美的嫩芽及壶口上移动,吸力仿佛要将蜜<br>肉、蜜汁 及尿液等所有的一切都吸出来一样,异样的快感冲击着<br>慧美的理智,但慧 美只能够强忍着快感,想尽办法将让眼前的男<br>子得到满足。<br>过没几分钟,男子再也忍受不住:「唔喔…好爽、要、要射<br>了、全给 我吞下去、唔唔~~」<br>腰一挺,精关一松,将浓白色的液体全往慧美的喉咙深处送<br>入,突如 其来的动作,让慧美有些来不及反应,有不少的精液射<br>在慧美的脸及头发 上,呛的慧美勐咳:「咳、咳咳…」<br>「可、可以放过我了吧…嗯哼…快、快点关掉…」<br>男子露出阴沈的笑容说着:「有这么好的美肉在眼前,我怎<br>么可能不 吃呢」<br>听到这样的话,让慧美的脸一沈:「你、你骗我。」<br>「我可没有骗妳,我当初是说可以考虑,可没有说一定喔。<br>」慧美为 之气结,想不到这男人竟然玩这个小手段,只是慧美想<br>没多久,就因为下 体传来的快感打断了思考。<br>「啊~不、不要…快、快停下…我不行了…啊啊~~」在吸尘<br>器的玩弄 下,慧美达到了高潮,羞耻的感觉充斥着慧美的内心。<br>「哈哈哈~~想不到会被吸尘器玩到高潮呀,妳果然是很好色<br>呀,哈哈 ~~」这时候慧美感觉到有异物要出来,那种感觉是她再<br>熟悉也不过的。<br>「不、不要、不要看呀~~」一道金黄色的液体从双腿间喷洒<br>出来,从 刚才忍受到现在的尿意,因为高潮而失去了控制,屈辱<br>的感觉让慧美想要 找到地洞钻,就连自己的老公都没见过自己上<br>厕所的样子,想不到第一次 竟然又给了眼前的男人。<br>「靠!竟然爽到小便了,妳还真是淫荡呀!」<br>「不、不是…我不是…呜呜…」被一再的污辱,让慧美的泪<br>水再一次 的溃堤。<br>「妈的!还不承认自己是荡妇是吧,我就干到妳承认为止!<br>」刚才才 射一发的勐兽竟然再一次的站立起来,仿佛变的更大了<br>一些,吓得慧美连 忙逃跑,只是刚才达到高潮,现在全身上下根<br>本连动的力气都没了,“嘶 ”的一声,慧美的内裤已经变成了片<br>片的碎布,男子一口气将凶兽插进了 深处。<br>「不、不要、啊~~呜、好、痛呀…快住手呀…不要…呜…」<br>凶兽完全 不理会慧美的哭喊,在花径内不停的冲刺。<br>从没遇过这么粗大的凶兽,疼痛的感觉让慧美不停的哭喊,<br>只是男子 依然不为所动,仿佛化为只知道交配的野兽,对于慧美<br>的挣扎及哭喊反而 更激起男子的欲望。<br>「唿唿…好爽、夹的有够紧的…怎么样、没被这么大只的插<br>过吧,感 觉很爽吧、唿唿…」<br>「唔呜…好痛…不、不要呀…快停下来…下面要坏掉了…呜<br>呜~~」任 凭慧美怎么喊叫,男子还是不断的摆动着腰,进行生物<br>最原始的本能。<br>“啪哒啪哒”的肉体撞击声充满了整个客厅,凶兽在花径内<br>除了撞击 还是撞击,每一下都顶到了最深处,渐渐的,慧美感受<br>到充实的快感,被 强奸的自己竟然会有快感,慧美不敢相信,在<br>内心不断的反复质问自己, 想要否认身体传来的真实感觉。<br>「唔呜…不、不行了…」慧美的花径内不规则的蠕动,按摩<br>着男子的 凶兽,也表示着高潮再一次的到来。<br>「啊、啊啊~~」慧美弓起了美背,颤抖着美丽的身躯,在陌<br>生男子的 奸淫下,再一次的达到了高潮。<br>「想不到这么快就又高潮了,真是好色的身体,要是妳老公<br>知道妳是 这么淫乱的女人的话,不知道会有什么感受,哈哈~~」<br>听到这句话慧美的 内心不断反复的说着:泽也…我对不起你…<br>「喔…不行了,感觉太爽了,夹的这么紧,我、我要射了…<br>」<br>「不、不要在里面、会、怀孕、啊~~」男子完全不管慧美说<br>的话,将 所有的精液全注入子宫的深处,一发接着一发,射着敏<br>感的花蕊上,让慧 美达到了第三次的高潮。<br>高潮后的慧美,眼神毫无焦距,全身无力的摊软在地板上,<br>射了第二 次的肉茎无力的从蜜壶内滑出,满满的精液找到了宣泄<br>的出口,慢慢的从 红肿的花瓣流出,充满了淫靡的气味,男子看<br>了露出得意的笑容。<br>********************<br>半个月过后。<br>「老公~~你的东西又忘记带了。」慧美将手中的资料拿给了<br>泽也。<br>「谢了,老婆,我这一次出去大概要二个月喔。」泽也接过<br>资料后对 着慧美说着。<br>「好的,我会在家等着你回来的,亲一个。」吻别过后,泽<br>也提着公 事包及资料再一次的出门去。<br>诺大的房间内,又只剩下慧美一个人独守空闺,只是慧美现<br>在却没有 去打扫房间,反而恭敬的跪在玄关仿佛在等着神的到来<br>。<br>“喀卡”大门再一次的被打开。<br>「欢迎主人的到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