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r>我与朝阳是堂兄弟,我们两人都是交过至少十几个女友以上的经验,且彼此时常交换沟女手段心得及过程,记得在一次开玩玩笑当中,我与朝阳两人提到交换妻子来玩的想法!而且要在同一个房间内进行,真够激!说着说着两人越说越起劲,并说好改日一定要安排设计及说服彼此的妻子,当然,我指的是我们真正的娇妻啦!<br>虽然我妻子的思想都很开放,有时我俩会聊天说说以前曾经与伴侣的性经验(据她说和她上过床的男人我才是她第三个男人,但被她口交过的男人至少有十五人,原来她是喜欢对方在最紧要关头时,用口使对方射精,明显是她并不想过于漤交),当然我与朝阳的这个换妻想法,我也对她说了,只不过彼此都当做是在开玩笑罢了!<br>记得星期六那天晚上我与妻子加上朝阳三人在牛车水啤酒屋喝酒,我妻子穿着一件黑色通花低胸衫,她那深长的乳沟看得明显不过了,加上一条黑色光皮窄短裙,修长均匀的美腿配上黑色丝袜,相信任何男人看了,都想马上与她沟通沟通。在看到她明媚的眼神再加上那美艷的长相时,真有九分像日本模特儿伊东美啸,想像她的叫床声一定很销魂!<br>朝阳正在等她的妻子到来,但朝阳的眼神却一直钉在我妻子那条深深的乳沟上,在喝过几杯后,我妻子和朝阳及我都有八分酒意了,话题也渐渐朝向性爱方面,在一片讨论声中,这时朝阳忽然提出交换伴侣玩的建议,当然我妻子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所以也跟他瞎哄起来!<br>但我知道他已经暗恋我妻子很久了,不过他的建议我倒是有点心动!因为我也很迷恋他的妻子,我的堂嫂嫂玉清,就在这时朝阳打电话给妻子,看来是在催促玉清嫂子她快点来哩。但沒想到他妻子竟说有急事要回娘家一晚,所以现在不能来了!我倒觉得有点可惜,我妻子也趁机笑他说:「哈哈..说要玩交换的是你,现在出问题的也是你们..哈哈..看来你今天不能够搞我哩!那今晚一定会失眠了..哈哈。」当然,我妻子仍以为那个主意是在开玩笑的,才会如此说吧。<br>这是因为大家都已有醉意了!所以我就建议一起去看电影,此时看得出朝阳的脸上有点懊恼!原来的计划不能实现了。<br>到了丽宫戏院的包厢后约10分钟,我们忽然听到隔壁的包厢传来:嗯...嗯..及急促的唿吸声,我们也不甘示弱的缘故,故意来个撞击隔壁的墙壁(应该是夹板)。我妻子还将手指放进嘴里吸吮,故意发出在吸吮阳具的声音「滋..滋.嗯..嗯..快..不要停..插进来..我要..用力点..」同样是在做爱的声音。<br>她表演得可真像,这时我发现她因只顾着表演,臀部左右的转动,本来坐在沙发上那条极短又窄的光皮裙,已快挤到屁股上面去了,也不晓得是否故意的,因为朝阳一直在注视着她裙底下,那条性感半透明的红色小角裤,我妻子似乎也注意到了,当我妻子回身要坐正时,手肘有意无意地碰了朝阳胯下的阳具一下。<br>我发觉妻子的眼神有点儿异样....,渐渐..三人又再正经地看片了,坐在我右边的是我妻子,而朝阳亦正坐在我老婆的右边,即我妻子是坐在两男士中间,可能是隔壁的做爱声加上酒精的作用,我妻子开始向我索吻,热吻期间我妻子忽然将手伸到我的阳具上,还不断的摸它,并不断的上下摆动,后来还大胆地拉开裤子的拉鍊,当然我的阳具很快的从底裤弹出,现在妻子更直接地套动着我的大阳具,因为当我兴奋时,它就变得非常的大兜,据我太太说,她弄过的棍子以我的最大兜,当我沈溺在爱抚的享受时,忽然听到妻子轻轻传来阵阵唿吸急促的呻吟声。<br>嗯...嗯..,原来朝阳的一只手不知何时伸到我妻子的股间,并且四处移动抚摸,抚摸渐渐前进着,似乎快接近我妻子的内裤边缘,当然看得出我妻子是一边在躲避,又怕被我发现,所以她的动作并不太大,朝阳似乎看穿了我妻子的想法,大胆地更将手指由我妻子的屁股下解下她的丝袜到臀部,让红色的半透明小角裤,隐隐约约地看到面的春光,我妻子在朝阳手指的爱抚下,不断的感到脸红,刺激与快感,我竟发觉她也慢慢的不在躲避了!左手爱抚着我的阳具,而右手竟然慢慢的移向朝阳的裤管上,轻轻的隔着裤子抚摸他的阳具。<br>包厢内都是我妻子的嗯..嗯..嗯..轻轻的哼着,这时我妻子索性站了起来,拉下她那被朝阳拉到一半的丝袜及早以湿透的红色小角裤,那香香的水密桃更影入我俩人的眼帘内,跟着还拉下那小得可怜的胸衫,露出了那对原本已半包着半露着的乳房,趴在椅背上正在等着什么似的,想必是等着我去幹她吧?!我及朝阳都被她这突然的举动觉得惊讶!当然因为我们的阳具都已经胀到大大的了,只不过我的阳具是露在外面,我也不管朝阳了,马上挺起阳具,一手抓着妻子的乳房,一手使劲的拉起眼前的短裙,用力的从后面刺进了妻子的水蜜桃,妻子啊一声..啊..我再用一手盈握妻子的小蛮腰,瑞桃似乎已知正在插她的是我,觉得很有快感..「用力点...快..老公幹我...喔..喔...嗯...老公..嗯...嗯...啊..啊...幹我....」<br>在旁看着的朝阳可沒闲着,掏出自己的阳具,在我妻子的脸颊旁边手淫着。也许是因为他的阳具太靠近我妻子的脸颊!忽然用手按着我老婆的脸转向他的阳具,硬硬的将阳具塞进我老婆嘴里,而另一只手还不断的抚摸我妻子的大乳房。不时我俩的双手还会同时抢摸我妻子的乳房呢。<br>我忽然觉的自己吃大亏了,原本是要玩换妻的。但现在变成两人同时玩着自己的妻子。就在这时我发现妻子的眼神望向我这边,好像因为她的所有举动,都未经过我同意似的,好像觉得有点儿那过。但因阴道被我快速前后抽动,口中又有我堂兄朝阳的阳具含在嘴里,说不出话来。<br>虽然她的眼神露出怕我生气的表情,但又不想停止眼前的一切,并不断的发出.嗯....嗯..嗯.还是要吐出朝阳的阳具,淫荡的叫..「老公大力幹我..用力..插深一点..嗯....嗯..嗯..」,之后又再使劲地,将朝阳的阳具含回嘴里吮着,双手也还玩弄着朝阳的两颗丸子..这时我也出力的抽插着妻子的蜜洞,朝阳忽然把我妻子嘴里的阳具抽了出来(可能他快要射了,而又不想这么早射出)<br>接着就跟我妻子嘴对嘴的热吻起来。<br>舌头彼此深入对方那儿激情的玩弄着...这时我灵机一触对着朝阳说:「下次换我跟你一起幹玉清嫂嫂吧!」<br>我早就常幻想有一天能用我的阳具插入玉清嫂嫂的玉洞。沒想到他们俩人因捨不得将舌头离开对方,而一起濒濒的点头,表示同意了。<br>就在这时我妻子要洩了..玉洞有我幹着,小嘴又在与朝阳激情热吻,乳房又有两人不断在揉着,妻子双手仍然不停在替朝阳手淫,而对我妻子而言从沒有如此尝试过...妻子啊的一声....我不行了...我要洩啦..三人同时加速所有的动作..。她终于不行...。<br>这时我也将玉洞中的阳具抽出来,正想换个姿势时,我老婆这时觉得很激情,好象又兴奋了,用手将我还沒洩的阳具放入她的嘴里不断替我...吹...含..吮..沒想到朝阳忽然躺了下来,同时抱着我妻子的小蛮腰,想要让她双脚打开跨坐在他的身上,双手仍玩弄着妻子那对乳房。<br>我心想:嘿嘿..沒关系。看我下次如何在你面前玩弄你的妻子吧。<br>看得出我妻子还不想让朝阳插进她那湿透了的蜜穴吧,或许就像她说的,不想太烂性交吧。但这时因为她无意说了一句话;「老公,还是你的棍子比较大,比较硬。」<br>朝阳因为听到这句话,心中很不服气,趁我妻子不注意时,双手将她小蛮腰一擡一放,对准了自己的阳具,将我妻子按了下去,刚好套着朝阳的阳具上。<br>由于太突然了!我妻子啊了一声,不知她的感觉是否真的不想,还是心想;噢..完了,但那又惊又喜的心情,我可以理解的,在朝阳一轮的挺动下,我妻子亦一起一落的动着,马上又发出了嗯...嗯...嗯.的呻吟声..并不停上下左右摆动着自己的小蛮腰,就在这时因为我妻子扭动得太快太利害了,这也是我妻子的绝技,朝阳再也忍不住,急劲的将精子射进妻子的小穴里,精液灌得我妻子的水蜜桃满满的。<br>接下来当然是我妻子用口吮出我的精液来,满满的一口,但妻子都全数吞了下肚,这也是她经常做及乐意为我做的。<br>我妻子的体温似尚未平服,因她仍在自己爱抚着乳房,算一算这时她身上有六只手在抚摸着她的乳房呢。<br>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<br>自从上回在电影院中玩了三人游戏后,我一直在想盡办法去找机会,一定要玩到玉清嫂子。但沒想到朝阳这傢伙竟然反悔了,老是找藉口逃避。<br>直到有一个假日,我趁妻子和朋友外出逛街时,跑去我们大伙儿常去的那家电影院,并在包厢打手电给玉清嫂子,说我想你们一同来看电影,我已同瑞桃在电影院了,瑞桃说有些女性生理的问题要向你请教,如果朝阳在的也叫他一起来吧,刚好朝阳也在家,所以两人就一起来了。(几经辛苦才设下这骗局)<br>记得当时的包厢是在A-01。两人进来后,朝阳问我瑞桃她人呢?我骗她说有事回去拿个东西。并问朝阳有沒有骑车来,你可回去载她来。<br>我这位大哥不知是心怀鬼胎还是沒警觉到我的计画,竟然爽快的答应了。<br>包厢中留下了我及玉清嫂子两人在看片,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接近她,毕竟她和我从来沒有两人独处过,而且她已是人妻,但眼看去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,和穿着一件贴身的红色小背心,一条短而窄的小白裙,皮肤也是白雪似的,样貌与黎姿有八分相似,和我妻子是绝对有得比的,想必也有35D-24-35吧,乳房虽则比妻子的小,但是看上去像我极之喜爱的碗型乳,臀部亦挺得高高的,很标緻。<br>「玉清嫂嫂,你和朝阳哥现在生活如何?」我决定打开话盒说。<br>「还不是一样。」她回答着我!<br>就这样两人聊起上来,当我问到她童年时候的生活时,就见得她吞吞吐吐的,后来经不起我的关心,诚恳的请求,她亦将心底事盡诉于我,「原来在她十六岁那年,母亲病逝了,去逝时才三十六岁,她很伤心,更替父亲担心,因为父亲当时只有三十二岁,其实她们现在的父亲不是她们三姊妹的亲生父亲,她们的亲生父亲在她五岁那年死了,生父是黑道中人,后来给另一黑帮暗杀死了,生父被害母亲很伤心,决定搬离伤心地,而她们现在的父亲是亲生父亲的同乡,原本居于台湾的,后来从叔(即为现时她们的父亲)买了五张船票,带领她们四母女来香港生活,到香港后母亲与从叔互生情素,就索性结下盟约,做了她们的父亲,父亲的命运可真苦涩,十一年的恩爱,父亲到现在也忘不掉,经常当她们三姊妹是母亲,在那阶段他也够苦了,有她们三姊妹,大姊十八岁,本可读大学的,但因经济问题,还有三妹刚才十三岁,她和三妹还在求学期间,父亲一人工作收入有限,所以大姊她也要出社会工作了,加上她也有了亲密男朋友,亦想早点结婚,减轻父亲的负担,就在母亲去世一年后,大姊结婚了,也搬迁出去与姊夫租了一间小屋住。」<br>玉清嫂子又说;「在一个偶然的晚父上,我想去小解,当经过父亲的房间,因天气热,父亲房门是半开着的,噢!给我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,就是父亲骑在一个塑胶公仔上,用他的阳具上下的动着,我急忙退回自己的房间,想来想去觉得父亲为了养育我们,实在太辛苦了,连去玩女人的钱也悭着不用,这时我的眼泪流下了。」<br>「有日专程到大姊家里,将这件事说给大姊知,大姊听了..唉了一声道说;都是大姊的错,到这个情况下,大姊说了一个大大秘密我知,原来自从母亲死后,大姊就替代母亲的位置,即是每当父亲要解决性慾时,大姊就给他幹,因大姊也成年了,也经常和当时的未婚夫做爱,出嫁后也沒将这件事说出来,因我与三妹还年轻,就这一点,大姊说以后要多些回家给父亲幹。」<br>「在这时候我才知道,是我与三妹付出的时候了,对大姊说了一句,我有办法;就回家去,将这事也告知三妹,和三妹相拥哭了一会,就有了决定,如果父亲想要一般正常性交就找大姊,因大姊住的小屋,在我家步行十分钟脚程就到,大姊也是愿意的,但父亲想要其他花样,如肛交就由我来接,因三妹还未懂性事,而我也十六岁了,在十五岁那年已不再是处女了,但三妹也想出一分力,所以口交这个玩意就由三妹来做,就这样过了两年,大姊因为要移民到美国,让父亲幹的权益就顺理成章的落在我身上,实际上是高兴的,因为以前每次见大姊给父亲幹得死去活来,淫水四溅,亦偷偷的想试,但又不想破坏诚诺,现在好了,有父亲幹,又有心爱的情人朝阳爱我,当时与朝阳刚认识了三个月,感情进展得很快,认识一个月已有亲密关系了,后来我在廿岁那年,下嫁给朝阳,但亦与父亲保持亲密关系。」<br>「一直到我廿一岁,三妹亦已十八岁了,她对我作出了要求,父亲的性爱就由她全权负担吧,当然我亦乐意成全三妹,三妹早已拍拖,不是处女我亦知道,我们三姊妹一向都很齐心的,以前姊夫未移民时想到要肛交或口交,都会打电话给我姊妹两人,就算三姊妹一齐满足姊夫也可以,而父亲也得到正常的发洩,父亲开心则我们都开心,所以我对口交这玩味儿至今都未试过,直至两年前三妹也嫁人了,父亲虽则只不过四十一岁,生活亦比较富裕及还在壮年,但父亲总不想在外玩女人,所以现在父亲想要跟我及三妹任何一个玩都可以,一个电话给我们,我们就回家和他玩,这一点朝阳是同意的。」<br>玉清嫂子说到这个时候,似乎亦警觉到我的身体起了变化,当我问她想不想与男人口交时,她反而觉得蛮有意思议的,但又觉得有点儿髒。<br>玉清嫂子自言自语道着;「三妹可以做得那么出色,自己呢?」在反问着。<br>我就对她说;「现代男人的观念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,并将我妻子骄人的事绩告诉她。」<br>我这时侯才知道玉清嫂子从未帮朝阳口交过。<br>但我忽然问她;「嫂子,现在想不想和我尝试一下」<br>也许太突然了,嫂嫂感到尴尬!幸好我及时对她说:「不要想太多,喜欢就喜欢,不想就不想,大家都是成年人,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」在这尴尬场面下,也只好继续看片,在等着她是否会作出回应。<br>玉清嫂子突然开口说道:「瑞桃妹真的那么厉害吗?」<br>我回她说:「我妻子就是用这招式将我牢牢的套着的,而且我相信沒有人能比得上我妻子。」(正在使用激胀法)<br>但玉清嫂子有点不悦的说:「是你的经验太少了吧??」<br>我说:「谁经验少还不晓得,要不要试一试看,看谁的厉害」<br>我在玉清嫂子沒回应前,将包厢中的桌子移到门后,以免有服务生突然闯入。<br>此时我大着胆子对玉清嫂子说:「嫂嫂..来啊?敢不敢试试,帮我吹吹,看谁厉害!请你先将衣服脱下。」<br>沒想到玉清嫂子回我说道:「该脱的是你吧,我只用嘴何必脱衣服。」<br>她话一说完,我马上脱下了长裤,嫂嫂啊了一声,她似乎觉得刚才只是一句戏语吧。<br>沒想到我下身已靠近了她的脸(她是坐着。而我则已站着)。并脱下了内裤将半挺的阳具贴近了她的脸,玉清嫂子沒得选择,好象一切来得都太快了,但她还推托的说怎么不够硬啊,并只用两根手指轻抚我半挺的阳具。<br>沒想到她话沒说完,我那棍子已变回大棍,已经变得大而挺了。<br>玉清嫂子似乎吓了一跳:「好大啊!比我老公的还要大,太大了。」<br>其实我早就知道,嫂嫂本质是淫荡的,接着她用手开始帮我下面搓揉着。<br>玉清的眼神开始变得有点淫荡了,两只手一直帮我上下搓动,我也将玉清嫂子的小背心往下推,嫂子那小巧碗型美乳房真是盈手可握,上下抚摸着她的乳房,乳头已渐渐胀大。开始听见了嫂子的急促的唿吸声..嗯..嗯..嗯..。<br>「还不吞吮..?」我带点粗犷的大声叫着。<br>玉清嫂子也顺应用舌尖在我的阳具顶尖处轻轻游走,跟随的动作也很像样似的,可能是见得她三妹吸吮多了,也学会了一点点吧,方法是对但欠经验,看来她已盡力的在吞吐着我的巨根,深喉式的还是差了一点,但觉新鲜,嫂子的处子口交给了我,我要好好享受,慢慢的享受那湿润的处子口交。<br>跟着我慢慢的将玉清嫂子拉起来,用两手将她的小白裙往上卷至腰上,慢慢的,丝袜中那透明白色内裤露了出来,看见小穴的蜜饯已湿透了小内裤,小背心也被我拉到腰间,好精緻的乳房,奶头还是粉红的。<br>我用舌舔着吸着,手指并伸进了嫂子的内裤中磨擦,嫂子的小穴亦极之湿润了,但口中还轻轻叫着:「..啊...嗯..嗯..不要再继续了..待会他们进来了怎么办...嗯..嗯...嗯..」,但她的手却始终沒有离开过我下面那巨根。我们开始嘴对嘴狂吻着,舌头互相交错着。<br>玉清嫂子用淫荡的声调说:「不行啊..啊..不可以..待会他们进来话怎么办。」<br>她还未说完,我马上将她转过身去趴在椅上,屁股着实美极,很有缐条美。<br>我用力的脱下她的丝袜,接着连湿透的内裤一起脱下,但她好像觉得不能这样,开始作轻微反抗,但仍清楚的听到她呻淫声...嗯..嗯..嗯。我趁她不注意时,对准了玉洞从后插了进去,玉清嫂子啊的一声,不可以.嗯.不可在这..我.嗯.完了。<br>我开始前后摆动,有种强姦她的味道,随便忽快忽慢的刺插着她,流着淫水的蜜穴暖烘烘的,她亦开始兴奋了,前后摆动着比我还利害。<br>「快.用力幹我.阿辉.好爽啊.用力插进来.啊..」玉清嫂子淫荡的叫着。<br>我左手开始从臀部上抚摸,顺畅地移到前面嫂子的奶子上,用力的搓揉着她的奶头,右手中指轻柔的插进那菊花眼内,当我往前刺入时,玉清嫂子总是跟着用反向,向后撞,当我向后抽时,她又似乎舍不得的再往后挺,似乎她感觉到很爽,我的巨根足有22公分长,插得她淫水直流。<br>包厢内都是她的呻吟声和我二人的唿吸喘息声。<br>「啊...你的阳具真的好大喔!.好劲喔.快.啊..阿辉.我快不行了..我要洩了.啊..啊..我要死呀..。」玉清嫂嫂气喘喘的道着。<br>将她转过身来擡起了一只脚,我再度插入,当我向她抽动时,玉清嫂子两手抱着我的脖子,两人又再狂湿吻着。<br>我前后用力抽动,幹着心仪以久的玉清嫂子,我心中的美娃娃玉清嫂子,你的玉洞那么窄,好爽呀!。<br>玉清嫂子全身光熘熘,白如雪的身段,窄裙及小背心都卷在那23吋的小蛮腰部上,配合着我前后动着出力地幹着。<br>玉清嫂子只说一句:「噢..我真的又要洩了,更用力的抓紧了我啊.啊.我洩了.我死了。」<br>玉清嫂子再一次享受到高潮。<br>擡起的那只脚亦放了下来,但我尚未有射精的决定,所以马上将她再转身背向我,用我的巨根对准她的菊门挺进,湿润的巨根慢慢沒入在她的肛门内。<br>「啊..啊..噫..痛呀..」玉清嫂子低声呻吟着,痛苦表情徐着我的撞击慢慢消失了,换上了一副极之淫荡的淫妇样「..嗯..嗯..嗯..很舒服..很爽..辉老公..你真会幹,胜过亲老公..呀..很舒服呀..。」<br>我一手用力抓揉着她的碗型奶子,一手开始在她湿透的水蜜桃搓揉着套着,还将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蜜桃里,像搅拌器似的搅着,啊..她可真浪极了。<br>我问:「嫂嫂,与我肛交感觉好吗?」<br>玉清嫂子很舒服地说:「很好..捧极呀!辉哥..出力插吧.你..是最好的.再大力些..插死我吧。」<br>想不到肛交能令她得到最高的享受,玉清嫂子那舒服带淫贱的表情,实在令我再也不能不发射,努力的再挺再撞击她的深处三、四拾下后....!!<br>啊..我射出来了,就在这时急速的将玉清嫂子转过身来,将头按下,将我的大棍塞入她的小嘴里。<br>抽动几下..啊.射.了.啊..急速跳动了廿馀下,其中头两注发射时,玉清嫂子的嘴还未接上,劲射在她的头髮上,肖脸上,其馀的已全数灌进玉清嫂子的口腔内,因为实在太多太满了,嘴角还渗漏着,很快..噎..噎..玉清嫂子的喉头动了两动,已将我的精液分两口全数吞进肚子里,当中我最后发射那两注精液,根本就是深喉式的直射入她喉咙内直达胃部的呢,太爽了..。<br>正当玉清嫂子蹲下用小嘴慢慢吮,慢慢吸,慢慢的舔着,为我清洁阳具的同时,朝阳及我太太瑞桃两人刚好进门,两人看见都异口同声的啊..啊..的叫着,我妻子瑞桃有点不悦的道:「这么快你们已玩过啦??」<br>看着玉清嫂子的小嘴还是不愿离开我的巨根,玉清嫂子只瞟了他老公朝阳一眼,就继续的为我吸吮,直至我的阳具在她的嘴里慢慢变软,我妻子衹对我说了两个字:「爽吗?」<br>我来不及答她,她也即刻有所行动地道:「我又吮..。」<br>我那渐渐变小的阳具正对准两名美艷尤物小嘴,她们用那柔软的红唇吮着含着,我那棍子很快又变得粗壮了,四唇挣珠的情景可真是奇景..唏.美极.美意呀。<br>光看着我们三人玩的朝阳亦有所行动,先取出那已坚实的阴茎,朝向哪还是湿润的水濂洞挺一下就插了进去,当然,那水濂洞正是我刚才操戈得淫水四溅,在那白雪公主玉清嫂嫂的身上啦,玉清嫂子刚才已来了三次高潮,但当她丈夫抽插她时,她也很快的趣味回来了,真的沒有看错,淫妇中的极品,这种的淫荡,我妻子真的要好好向她学习一下。<br>我对堂兄说:「朝阳哥;你不知道,原来嫂嫂的口交技巧是很好的,你也应该试试呀?」<br>在这时候,朝阳真的将阳具从嫂嫂的阴道揪了出来,硬生生地将那沾满淫液的阳具插进玉清嫂子嘴里,刚才玉清嫂子已和我练习了一次口交,今次她可发挥得更好,只见嫂子上下吸吮着老公的阳具,连那两粒鸡蛋仔也可以轻巧的咬着,真是美艷尤物中的极品,再看..她连老公的菊门也照顾着,用舌尖轻插着舔着。啊..看得我妻子也说她在行,放下我不理,要与嫂子比一比,转身去挣着吸吮朝阳哥的阳具,这时变成两女挣吮朝阳的根,好吧..我只好在两女背后,抽插她们的肉洞,我就在这四个小肉洞来来回回的抽呀插呀,像玩撞击球,太爽了..<br>在我想转换花式的时候,朝阳因为她妻子第一次给他口交感觉刺激吧,好像要洩的样子了,朝阳在急速的抽搐十馀下后,将他的精液全射向他妻子玉清的脸上,我亦在这个时候,要她俩齐齐转过头来,轮流吸吮我哪将近爆炸的巨根,由于刚才发射了一次,以为今次可能会持久些吧,但在玉清嫂嫂强而有力的强吸勐吮底下,不消五分钟,精关一开,十多注精液有一半射在她的喉咙内,另一半狂射在玉清嫂嫂的眼耳口脸上,给她来个精液洗脸,原来我与朝阳哥也算是多精的人,看着我们的两名美艷娇妻跪在地下,满脸精液的玉清嫂嫂,看来还未回过神来,我的阳具在她嘴里还是含着不放,而我妻子这时给了我一个激烈的湿吻..呵..呵..我的身体与我的阳具一样..当软化了...。